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2章 我还没做什么,你就……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这朱英是当年幽州五姓世家中朱家仅存的后裔吧?”马晓峰突然开口道。

  这话是在问刘知非,只是刘训导并未回答,只是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张教习忽然转头一看,紧跟着两位训导也发现了什么。

  商夏则是顺着三人的目光看过去,正好见到一位清秀少女,如同亭亭玉立的白莲一般,从街角转了过来。

  就像是彼此约定好了一般,便在沐清雨出现的一刹那,原本大门紧闭的小院也在这个时候开启,一脸苍白的朱英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一位老仆。

  隔着十余丈的距离,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之中相遇,朱英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而沐清雨同样浮现出些许不安,可最终还是坚定了下来。

  “诸位……请进吧!”

  朱英的声音听上去很是艰涩,说罢已然转头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张好古等人自然不会再去计较朱英的失礼,在沉默中等待沐清雨率先走进去之后,便紧随其后走进了小院当中。

  先前已经经历过了那疑似屌丝逆袭前奏的版本之后,商夏心中又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好在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看样子自己与其他几位被请来,只是做个见证而已,商夏打定了主意看场戏先。

  而且趁着这个机会,商夏还要加紧熟悉并掌控体内的非凡力量,千万不要再出现先前“目击”窦仲的破绽。

  “朱师兄……”

  沐清雨刚刚开口就被打断。

  “你想要退婚,是么?”

  朱英盯着沐清雨的双眸已经隐现血红之色,商夏甚至能够看到他的眼角正在抽搐般跳动。

  沐清雨叹了口气,道:“朱师兄,那毕竟只是朱叔叔和我父亲酒后戏言,况且你我如今已经长大成人……”

  “戏言……哈哈……”

  朱英的笑声如同夜枭一般,猛地从身边桌上抓起一张布帛,大:“难道这婚书也是假的吗?”

  沐清雨眉头微微皱起,但还是轻叹道:“朱师兄……”

  “我且问你,”朱英再次打断了沐清雨的话,厉声道:“假如我幽州朱氏世家还在,你还会选择退婚么?”

  沐清雨不悦道:“朱师兄这是何意?清雨自问并非攀附之人,况且这只是你我两人之事……”

  “哈哈……,好一个不是攀附之人!”

  朱英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突然用手指向端坐在一边看戏的商夏,道:“那你和他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去……,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自己看戏看得正精彩,怎么一口黑锅便从退婚的戏码扣到了自己“横刀夺爱”上来?

  感受着周围三位老师略带深意和审视的目光,商夏再无法淡定的继续修炼,表示这锅自己可不背!

  然而不等有些懵逼的商夏准备辩解,沐清雨已经连忙道:“此事与商师兄无关,我与商师兄之间也仅仅只是在修炼上的交流多了些……,你不要误会!”

  商夏差点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姑娘你这是辩解,还是欲盖弥彰?

  这会儿商夏真的感觉眼前这白莲花一般的姑娘,其实是一个心机婊了。

  果然,早已陷入偏激的朱英闻言情绪越发的激动起来,声音也显得越发的高亢:“只是交流多了些?外舍首席?哈哈……还不是因为他背后的商家!什么通幽城四大家族,我只知道幽州五姓世家朱、刘、云、姬、慕容,哪里有什么商家?不过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罢了!”

  这时商夏已经不能再无动于衷了,猛地站起身来,冷声道:“朱师兄这是何意?”

  张好古也满脸不悦道:“朱师侄,你失言了!”

  马晓峰训斥道:“朱英,你在胡说些什么?”

  刘知非则沉声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商夏扫了刘知非一眼,看来传闻中通幽城刘家与前身同为幽州五姓世家的朱家交好是真的,刘知非言语中对于朱英的偏袒,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后者的训导老师。

  “好好好,你们果然都站在他们那一边,难怪都被请了来!”朱英尖笑着,显然偏激已经渐渐让他有些丧失理智。

  商夏冷眼旁观,张好古摇头叹息,马晓峰怒形于色,刘晓峰则皱起了眉头。

  “想要退婚也轮不到你来!”

  朱英猛地抓起那婚书,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道:“既然你们来了,那便做个见证,是这姓沐的女人见异思迁,我朱英不屑娶此等腌臜之人为妻,先前的婚约就此作罢!”

  说罢,手中的婚书已然被他搓成了一团烂絮,扬得满天都是!

  沐清雨在那漫天飞扬的烂絮之下脸色苍白,气得浑身发抖,努力抑制着双目之中的泪光。

  张好古早就看不下去了,径直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冷声道:“一场闹剧,看得让人心烦,走了!”

  马晓峰冷哼一声,紧随其后。

  刘知非也站起身来,原本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看了朱英一眼,道:“好自为之吧!”

  眼见得三位老师先后离开,商夏自然也不愿多做停留,起身便要向外走去。

  可见得沐清雨仍旧站在原地,气急攻心之下,整个人看上去如同风中残荷般摇摇欲坠,越发显得楚楚可怜,仿佛随时都要昏倒在地上一般。

  商夏微微皱眉,在她身前驻足,问道:“沐姑娘,你没事吧?”

  “商师兄……”

  沐清雨涣散的目光看向商夏的一刹那,仿佛一下子看到了主心骨一般,伸手便向商夏身上扶去。

  商夏这个时候哪里还愿意麻烦沾身,下意识伸手便是一挡。

  岂料在二人手臂碰触的一刹那,商夏体内尚未完全收摄的非凡之力霎时间外泄。

  沐清雨在全无防备之下,顿觉浑身气力泄尽,“嘤咛”一声,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向着商夏怀中瘫倒。

  前世作为半个老司机的商夏,眼见得美人如斯,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正因为如此,商夏避开不是,不避开也不是,只能将手臂向两侧撑开,无力的表现自己的无辜……

  眼见得走在前面的三位老师回过头来,一个个看向他诡异的眼神,商夏心中顿时有无数神兽奔腾……

  我特么做了什么……

  我还没做什么,你怎么就嗨了?

  我也很无奈啊……

  “商——夏——”

  一声如同受伤野兽一般的低吼从身后传来,朱英那欲择人而噬的目光,看向商夏的目光就如同在看不共戴天的仇人。

  当面退婚已是羞辱,退婚之后两人还当着他的面动手动脚更是奇耻大辱,甚至还当场嗨翻了头,这给到哪个男人头上都已经是不共戴天了。

  “你欺人太甚!”

  高高跃起的朱英,双掌一片赤红,在半空之中划过的时候,隐隐有一片血浪在涌动,眼瞅着便要向着商夏的后心打来。

  然而不等朱英双掌落下,一道残影从半空闪过,后发却先至,如同苍鹰一般轻易叼住了朱英的双掌。

  那涌动的血浪也如同撞上了一座堤坝,瞬间退了下去。

  与此同时,商夏就感觉身边一道威风吹拂,马晓峰训导已然站在了他的身边,正神色肃然的看向被刘知非抓住了手腕的朱英。

  “谁给你的胆子,在同窗的背后下手偷袭?”

  张好古教习背负着双手,阴着脸缓缓走了过来,瞟了商夏一眼后,目光落在了朱英的身上。

  “你莽撞了!”

  刘知非沉声说了一句,然后松开了他的双手。

  “好,是我错了,对不起!”

  朱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居然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双掌的赤红正在缓缓褪去。

  商夏闻言却是有些意外,不是诧异于他突然变得理智了,而是这家伙刚刚居然是在向他道歉?

  没来由的,商夏对此人一下子升起了几分忌惮。

  就在这个时候,商夏突然感觉身上一轻。

  原本倚靠在他身上的沐清雨,此时却如同一尾轻羽一般凌空飘了起来。

  商夏惊愕望去,却是张教习两根手指捏在沐清雨的衣袖边上。

  “咝——,武道意志临身,这是非凡武境第三重的手段!”

  商夏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一副好好先生的张教习,居然已经是武意境的高手。

  张好古拈着沐清雨的衣袖向外走去,她整个人便随在教习身后也向外“飘”去。

  商夏先前身上的尴尬自然也就解开。

  不过商夏却并未立马离开,他刚刚看的仔细,沐清雨被带走的时候,眼皮抖动其实已经清醒了过来,只是因为避免彼此尴尬,只能继续装作“昏迷”。

  刘知非与马晓峰两位训导仍旧隔在中间,避免二人再起冲突。

  商夏知道张好古是乘马车而来,估摸着这会儿已经将沐清雨安顿在了马车上,便要抬步向外走去。

  “商首席……”

  朱英阴沉的声音再次传来。

  商夏闻言驻足,平静的看向如同受伤野兽一般的朱英。

  朱英看向他的目光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怨毒,语阴沉沉道:“外舍首席,便意味着外舍六房实力第一!”

  “商夏,你真觉得自己已经是外舍第一了吗?”

  商夏冷冷一笑,道:“看来你是有什么高见了?”

  朱英的语气带着嘲讽和奚落,道:“你商夏能在外舍第一年便修炼到武元境的巅峰,固然实力不错,可这首席能落在你头上,却也因为你的身份,使得不少人不愿与你争,更不屑与你争罢了,况且不要忘了,外舍尚有三分之一的二级生员!”

  商夏似笑非笑的看着朱英,道:“哦,这么说来朱师兄是想要赐教一番了?只是不知先前你是不愿,还是不屑,又或者是不敢?差点忘了,朱师兄你也是二级生员来着!”

  朱英冷哼一声,道:“你不必徒逞口舌之利,三日之后,便是本学年最后一日,届时朱某会让你知道,你这个首席究竟有多么名不副实!”

  商夏“唰”的一声张开了折扇,笑道:“乐意之至!”

  “等着吧,商夏!”朱英阴郁的笑声一阵阵传来:“在你踏入内舍之前,我会留给你一个永身难忘的教训!”

  ————————

  新书上传,恳请新老书友多多支持,拜谢啦!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