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3章 我没想着炫耀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通幽学院的武道生员,是按照三舍三到六年的方式进行培养。

  刚刚进入通幽学院的生员,通常都被平均分配在外舍六房。

  这六房的生员经过学院一年的培养,大约有三分之一在激发气血之后,能够站在非凡武者的门槛跟前。

  这三分之一的优秀生员,便会在第二年升入内舍继续培养。

  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劣等生员,在激发气血之后始终难以得到进步,便会在第二年全数黜落,淘汰出通幽学院。

  剩下的大约三分之一的生员,虽然达不到气血境后期,但也属于可堪造就,则继续留在外舍进行一年的培养。

  这部分生员便被称为外舍二级生员,也被戏称为“留级生”!

  但这些“留级生”想要在第二学年结束之后再次升入内舍,标准便又有不同。

  因为比同舍生员多修炼一年的缘故,他们踏入内舍的标准便是必须要进阶非凡武道第一重武元境!

  如果达不到,同样要在第二学年结束之后离开学院。

  只不过与第一学年就被淘汰之人相比,自第二学年从外舍离开的生员开始,他们便都可以通幽学院出身来自称。

  正因为如此,在外舍生员当中,有志于继续深造的二级生员多在刻苦修炼。

  他们更多是冲着能够进入内舍的修行标准去的,再加上出于尊严的考虑,很少会参与到与一级生员的争锋当中。

  因此,有的时候外舍的首席,其实力未必就是真正的外舍生员第一,这在通幽学院外舍历届生员当中也曾数次出现。

  自沐清雨退婚朱英之事发生之后,关于朱英在学年之末挑战商夏之事,便在通幽学院外舍六房当中传得沸沸扬扬。

  作为此次事件的三位主角之一,此时的商夏却在一片树荫下支了一张躺椅躺在上面,旁边的木桌上还放了一壶香茶,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似乎并非受外界任何影响。

  小院的门扉打开,燕七的脚步由远及近。

  商夏从假寐中醒来,看向来人问道:“打探清楚了?”

  燕七神色略显凝重,道:“小少爷,那个朱英的身上有古怪!”

  商夏一副并不意外的表情,示意燕七坐下说,并斟了一杯茶,道:“说说看!”

  燕七将一杯热茶一饮而尽,道:“那朱英是前幽州五姓世家中朱家唯一的幸存者不假,但此人资质很一般,前年进入外舍之后,虽然修炼还算努力,可一年下来却也不过刚到气血中期,勉强没有落入劣等被黜落。”

  商夏神态平静的听着燕七继续往下说。

  “事实上哪怕此人在留级的第二年,修炼速度也并不快,去年下半年末,才刚刚踏进了气血后期。”

  “但接下来事情就有意思了,过了一个年假归来之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这朱英便已经突破了非凡屏障,踏入了武元境。”

  商夏终于露出了些感兴趣的模样:“一个月,从初入气血境后期到武元境,有意思!”

  燕七神色略显凝重道:“不仅如此,据甲房生员有人提起过,三月底的一次武技测试中,朱英就已经修成了赤血掌。”

  商夏笑道:“一个月踏入武元境,不到两个月又修成了赤血掌,敢情之前在外舍一年半的时间,他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燕七道:“用甲房训导刘知非的话来说,朱英这叫做‘厚积薄发’!”

  “呵呵!”

  商夏用含义丰富的两个字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燕七又提醒道:“从他修成赤血掌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又是两个月,说不定此人又修成了一道武技,想来这才是他敢于挑战小少爷首席之位的底气。”

  商夏笑道:“不用担心,我还不至于掉以轻心。”

  燕七“嘿嘿”一笑道:“小少爷威武,是咱多想了。”

  商夏看了他一眼,道:“七叔,你这拍马屁的神情与语气,配上你这一副凶神恶煞的相貌,实在是太违和了!”

  燕七摸了摸自己如同钢针一般的胡须,又道:“小少爷,甲房的训导刘知非是刘家的人,这朱英当初进入通幽学院,据说就是刘家打的招呼,您说这朱英的背后是不是刘家在捣鬼?”

  商夏突然想起昨日朱英癫狂的模样,摇了摇头道:“太明显了,顺水推舟的可能是有的,但直接怂恿算计,刘家还不至于如此浅薄。”

  燕七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商夏的思维却在这个时候发散开来。

  坐实了,废材加退婚,又是一幕经典套路。

  只是不知道这朱英骤然崛起,是身上带了金手指,还是脑海里寄居了一个老爷爷?

  自己才来到这个世界一天,便已经先后目睹了两个疑似身带主角光环之人。

  可好死不死的,自己都站在了二人的对立面,像极了各种套路当中活不过十章的经典踏脚石!

  想到主角光环,商夏又问道:“那个窦仲,七叔可查到了什么?”

  燕七不以为然道:“那就是个憨小子罢了,普通人家出身,气血后期的修为,在外舍成绩算是中上,要说有什么优点,也就是他的训导认为这小子还算有些毅力,平日里也很自律,这样的人在外舍并不少见。小少爷实在没必要将精力放在此等人身上。”

  很自律,有毅力,这样的人只要不死,肯定出头,他缺少的或许只是一个契机。

  商夏吩咐道:“继续盯着他,注意他接下来的打算。”

  燕七虽然不大明白商夏为何如此重视那个憨小子,但既然商夏有吩咐,他自然要照办。

  “沐清雨呢?她在做什么?”

  商夏提到此人的时候,语气明显生硬了许多。

  商夏不是傻子,更不是色欲之徒。

  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次商夏都算是替她当了枪。

  作为当事人的她,在事后不解释不露面,若非当时的情形实在太过尴尬,而沐清雨毕竟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商夏都要怀疑此人居心叵测了。

  “她在闭关,可能要突破武元境了。”

  燕七当日只是在门外等候,当时并未在场,再加上在场之人有意为少女隐瞒,因此燕七并不知晓当时的具体情形。

  “知道她退婚的原因么?”

  当日在挑破了退婚的窗纸之后,朱英整个人便已经陷入半癫狂之中,随后便将战火引向了他,以至于到现在商夏都不清楚沐清雨退婚的真正缘由。

  而事实上现在外面绝大部分人都认为,沐清雨之所以退婚的原因,正是因为倾心于商夏。

  燕七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目前来看,似乎并不存在外在因素,仅仅只是沐姑娘不愿被一纸婚书束缚。”

  燕七的神色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商夏没好气道:“她的事与本少爷无关!”

  …………

  神武历843年六月初一,通幽学院外舍年末考评完成之后,按照往常惯例,接下来外舍生员将会迎来为期两个月的假期。

  然而这一次却因为外舍甲房二级生员挑战首席商夏一事,在学院当中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一战。

  “怎么样,有把握么?”

  丙房训导孙海薇这几日看商夏便很不顺眼,但到底是自己麾下最为得意的弟子,不忍出言苛责什么。

  商夏笑道:“老师这话应当去问朱英。”

  孙海薇眉头微皱,道:“最好不要大意,那朱英是二级生员,到底比你多修炼了一年。”

  “而你三天前冲击武极境失败仓促出关,自身实力难免会受到影响……,哎,原本我就该阻止你的。”

  商夏能够听得出来训导言语中的关切之意,笑道:“老师放心,弟子自有计较。”

  孙海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忽然道:“这几日学院几位高层不在,你且好自为之吧!”

  孙海薇离开之后,商夏若有所思。

  便在这个时候,外舍演武堂的一声大喝,将商夏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外舍首席商夏,今有甲房生员朱英向你挑战,可应战否?”

  商夏闻言走向演武堂,却见这里早已聚集了外舍上百名生员。

  演武堂中央,朱英手持一柄三尺直刀,正直勾勾的望着走来的商夏。

  而商夏的目光却直接略过了他,看向三位通幽学院的老师。

  其中两位正是甲房训导刘知非,以及丙房训导孙海薇。

  而当中一位神情淡漠,相貌平凡的中年男子,却是让商夏略感惊愕。

  此人并非来自教谕司,而是来自学院院卫司,而且在院卫司地位不低,大约与教谕司的教习相当。

  “弟子见过两位训导,见过袁教习。”

  袁子路摆了摆手,道:“都不必多礼,袁某此番只是被请来做个裁决。”

  说罢,袁子路看向商夏开门见山道:“今有甲房弟子朱英向你挑战,你可应战否?”

  商夏神色平静道:“弟子应战!”

  “好!”

  袁子路应了一声,再看向朱英道:“你可确定要用兵器?”

  朱英冷笑着将手中直刀向前一摆。

  袁子路手指在刀柄上一弹,神色微动,道:“中品利器?”

  话音刚落,演武堂内便传出了一阵惊呼。

  平日里,便是一柄下品利器在学院当中都很少见,更不用说朱英一下子便亮出了中品利器。

  “听说这朱英乃是幽州五姓世家中朱家之人?”

  “难怪了,哪怕这朱家烟消云散了,还有此等遗泽留下!”

  “商首席这次难了。”

  “嘿,你们忘了当初他是如何夺下这首席的了……”

  袁子路没有理会演武堂的议论,看向商夏道:“你意下如何?”

  商夏面露为难之色,道:“还是不要用兵器了吧?”

  演武堂内顿时一片嘘声。

  朱英嘲讽道:“商首席,你当初手持利器象牙折扇夺下首席之位的时候是何等嚣张?怎得如今看到你的对手同样有了利器,自己便要缩了呢?”

  商夏面露挣扎之色,但在众人戏谑的目光之下,似乎最终还是抹不开面子,艰难道:“那,好吧!”

  说罢,从袖口中摸出了象牙折扇递到了袁子路面前。

  “下品利器!”

  袁子路看了一眼,紧跟着道:“准备开始吧!”

  “老师还请稍后,您还没有检查完!”

  商夏笑了笑,将腰间缀着的一枚玉佩递了过来。

  袁子路将玉佩拿在手中,目光之中灵光一闪,有些意外道:“护身玉符?”

  演武堂正中,刚刚还开口嘲讽商夏的朱英,神色间轻蔑的笑意也不知不觉间收敛了起来。

  “嗬,一扇一符,一攻一守,这下朱师兄也不占优势了。”

  “哎,连一件下品利器都没摸过!”

  “狗大户……”

  演武堂中又是一片充满了艳羡和嫉妒的议论,可紧跟着演武堂中便再次鸦雀无声。

  商夏居然将腰间缠着的一条玉带也解下递了过去。

  院卫司教习袁子路嘴角抽搐了一下,伸手在腰带中间一枚玉扣上一按,一把剑柄与玉带分开弹了出来。

  “软剑玉河,中品利器!”

  “咝——”

  演武堂中又是一片牙酸的声音。

  此时朱英的脸上早已是一片阴沉如水。

  商夏显然不是有意隐瞒,或者故意炫耀,在此时与朱英为难。

  除了他手中的象牙折扇乃是广为人知的下品利器之外,他腰间缠着的玉带,以及佩戴的玉佩,都是平日里的随身之物。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两样东西会是比象牙折扇品质更高的利器。

  商夏看向朱英,无辜的摊开了双手,道:“朱师兄,我说过的,还是不用兵器了吧!”

  朱英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袁子路看了一眼,微微一叹,道:“同舍生员切磋,不涉生死,谁都不要用兵器了,只徒手相搏吧!”

  孙海薇眉头一皱,面露不满之色。

  商夏笑了笑,将折扇、玉佩和软剑尽数交给孙海薇暂时保管。

  朱英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将手中的直刀递给了训导刘知非。

  演武堂中又是嘘声一片,只不过这一次针对的不是商夏,而是先前还对商夏冷嘲热讽的朱英。

  ————————

  新书上传,需要诸位新老书友的支持和帮助,欢迎大伙儿点击收藏,拜谢啦!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