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6章 被人追捧的感觉,暗爽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演武堂一场大战结束,商夏事了拂衣去,走得异常潇洒。

  然而这一场大战所引发的波澜,却才刚刚开始发酵。

  商夏大约也能料到因为神通的出现,可能会给他带来一定的麻烦,因此,才在比武一结束,便急匆匆的向着学院外走去。

  可刚刚离开演武堂不久,远远的便看到两道身影站在那里,显然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商首席这般行色匆匆,是要去哪里呀?”

  张好古一副“我逮到你了”的表情,口中还不忘带着调侃的语气。

  商夏知道躲不过,只得硬着头皮上前,道:“弟子见过张教习,见过这位老师!”

  张好古指了指身边之人,道:“这位是贾云天,藏经阁的执事。”

  商夏脸上恍然,藏经阁的执事在学院中的地位与教习相当,连忙道:“弟子见过贾执事!”

  贾云天摆了摆手,道:“这些虚礼就免了,贾某开门见山,想要问一问你那‘混元霹雳手’的神通是如何炼成的,学院藏经阁可否对其进行收录?”

  商夏微微露出惊讶之色,有些不解的看向旁边的张好古。

  张好古微叹一声,向他解释道:“‘混元霹雳手’这道神通构想第一次被提出来大约是在三百余年之前,其渊源是脱胎于千年之前上古练气士的一道叫做‘掌心雷’的术法神通。”

  商夏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混元霹雳手”这道武道神通的源流,却没有想到这道神通连练气士都牵扯到了,一时间显得有些惊讶,甚至还带着一丁点茫然。

  难道自己的认识有误,自己来到的并非是一个高武世界,而是一个修真复兴的时代?

  可不等他的思维继续发散,便被贾云天的一声冷哼打断:“上古练气士,不过是一群蝗虫而已!”

  张好古语气和缓道:“却也在一定程度上为我等武道的兴起奠定了基础。”

  贾云天纠正道:“武道之于上古练气士,是全方面的改进和超越!”

  张好古点了点头,显然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好友多做纠缠,而是看向商夏,接着刚刚的话题继续道:“但这道武道神通在五百年前提出构想之后,直到百余年前才第一次有人侥幸练成!”

  商夏叹道:“原来这神通这么难练吗?”

  贾云天看了他一眼,道:“老张的意思只是说‘混元霹雳手’这道神通难练,当然,每一道神通都不好练,这需要传承、悟性、意志、机缘,缺一不可!”

  “哦,”商夏点了点头,随即面露得意之色,道:“老师的意思弟子明白,就是说凡是神通都不好练成,而‘混元霹雳手’尤其难练!”

  饶是张好古脾气温和,听得这等自夸的言语,嘴角也不免抽动了几下,干脆装作刚刚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百年以来,修成这道神通的人,有记载的不过五、七人而已,但因为修炼这道神通而重伤、死掉的人,却是数十倍于修成之人,这还不算有人在中途知难而退的。”

  也不知道是下意识还是有意的,商夏在听得张教习说完之后,神情间的得意越发的难以抑制,只管将手中的折扇小幅度扇动的频率越来越急,口中却装作遗憾道:“居然造成如此多伤亡,果然难以修炼,不过却也说明这道神通威力必然可观,否则也不会有这般多人前仆后继。”

  贾云天闷哼一声,目光看向别处,似乎已经难以忍受商夏的得意嘴脸。

  张好古轻咳一声,遮掩了自己险些失态,继续叹道:“通幽学院从建立至今不到二十年,有记载修炼‘混元霹雳手’的生员前后总计五人,前面四个最终的结果是一死、一重伤、一轻伤、一放弃,你是第五个,也是唯一成功的一个。”

  商夏“哈哈”尬笑一声,道:“侥幸,弟子都是侥幸!”

  贾云天实在看不下去眼前这小子嘚瑟的模样,直接道:“如果你能够将‘混元霹雳手’的具体修炼过程供藏经阁,且具备参考性和可操作性的话,那么贾某将与张教习联名为你向学院报功,学院也会根据具体情况对你进行嘉赏!”

  商夏面露为难之色,道:“为学院做贡献自然是义不容辞,只是晚辈此番修成这‘混元霹雳手’,过程也极为侥幸,想来两位先生也已经得知弟子闭关之地被天雷劈开一事……”

  贾云天闻言面露失望之色。

  张好古却是目光一闪,轻叹道:“神通修炼的困难程度,随着修为的降低而不断提升,而且修为越低,可供选择的神通种类还越是稀缺,可想而知,如果你当真能够提供‘混元霹雳手’行之有效的修炼方式,这对于整个学院实力的提升帮助会有多大,想来便是商山长知晓此事之后,也必定老怀大慰……”

  “停停,您老不用多说啦!”

  商夏用扇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苦笑道:“道理弟子都懂,这就回去好生思索一番,看是否能够将这道神通的修炼理一个头绪出来,无论成与不成,三天之后都必然会给学院一个答复。”

  张好古“哈哈”一笑,语气语调登时一变,道:“小子,你放心便是,到时候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

  商夏连忙告辞离去。

  望着商夏离去的背影,贾云天皱着眉头道:“此子滑头,与乃祖大不相同!”

  张好古却有些不以为然道:“只要他当真能够拿得出行之有效的修炼办法,便是多给他一些好处又能如何?”

  贾云天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老友一眼,仿佛重新认识了他一般,道:“你就不怕有人在背后说你这是有意向商博奴颜谄媚?”

  张好古哂笑道:“笑话,我张好古如何行事,何须听他人指摘?”

  说罢,张好古语气一转,道:“不过,这小子恐怕对自己在元气境所练成的神通价值,还是没有一个直观的认知,他想要走出这个学院,恐怕还不大容易!”

  “嗯?你是说……”

  …………

  商夏此时看着再次挡在自己前路的人,神色一阵变幻,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袁子路看着眼前的少年,先前在演武堂作为裁决时的冷面早已抛开,朝着商夏招了招手,道:“小子,你很不错,我很看好你呦!”

  商夏被对方这突然转变的画风搞得神色有些扭曲,道:“老师,您在这里可是在等学生?”

  袁子路爽朗一笑,摆了摆手,道:“老袁我是院卫司的执事,你不用管我叫老师,叫我老袁就行。”

  商夏暗中撇了撇嘴,干笑道:“袁执事说笑了。”

  袁子路也不去在意商夏的称呼,径直道:“小子,来我们院卫司怎么样?”

  说罢,不等商夏答复,袁子路拍着胸腹道:“别的不说,只要你跟着咱老袁,就绝对亏待不了你,而且有咱老袁和院卫司罩着,只要你不愿意,就没人敢逼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商夏暗忖,便是现在也没几个人敢逼迫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不过嘴上却是笑道:“多谢袁执事厚爱,只是据弟子所知,院卫司招人只限内舍生员吧?弟子现在还在外舍……”

  袁子路“哈哈”一笑道:“小子,你忘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你在外舍的第一学年已经完成了,假期一过,若无意外,不对,没有意外,是肯定会进入内舍,自然就有资格进入院卫司!”

  商夏推脱道:“此事弟子还需回家与长辈商量……”

  袁子路双目一瞪,道:“还商量个什么?婆婆妈妈一点儿都不爽利,自己的事情自己拿主意就好了……”

  袁子路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声音从中打断:“袁猴子,我商家的人你也敢抢,谁给你的胆子?”

  商夏能够清晰的看到袁子路此时脸上怒气蒸腾,猛然回头骂道:“谁他么……呦,我说这声音听着悦耳,商师姐今日居然有空来学院,怎得也不提前说一声,袁某也好有个准备不是?”

  那神情与语气在瞬间从暴怒转为带着一丝谄媚般的讨好,饶是商夏有着源自于故乡世界的阅历,此时在一旁也看得目瞪口呆。

  来者是一个眉眼间与商夏有几分相似的少妇丽人,走到近前先是带着笑意给了商夏一个安心的表情,转头看向袁子路的时候便已经柳眉倒竖,道:“袁猴子,老娘不管你现在是什么院卫司执事,今天老娘便是要带自己侄子回家,你有本事拦一下试试?”

  “哪敢,哪敢!我也只是征求一下这孩子的意见而已,院卫司又不是强盗窝,还能抢人不成?”袁子路连忙赔笑道。

  丽人从袁子路身旁走过,目光都不曾从他身上瞥过一眼,而是看向商夏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道:“夏儿,你做的很好。”

  商夏遵从原主的情感,带着一丝孺慕之意,道:“姑,你怎么来了?”

  丽人正是商夏的亲姑姑商溪。

  商夏从小长大,虽说有家中仆役奶妈服侍,可姑姑商溪却算得上是他的半个母亲,平日里在家族当中也是与姑姑最是亲近。

  商溪闻言没好气道:“你在学院里面搞出好大的动静,姑姑要是不来,你想要走出这学院,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商夏微微一愕,却见得旁边的袁子路一脸讪笑,说道:“哪儿能呢,哪儿能呢!”

  商溪无视了旁边的袁子路,带着商夏一路向着学院外的方向走去,身后远远传来袁执事的声音:“两位慢走啊……”

  这一路出得学院,沿途再没有人阻拦。

  商夏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姑,那袁子路……”

  “姑当年在学院手下的小弟!”商溪显然知道他想要问什么。

  “霸气!”商夏在心中给姑姑竖了一个大拇指。

  这时商溪微微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你还要做好被问询的准备,家族内部对于你的元气境神通也有些想法。”

  不等商夏开口,商溪接着道:“不过你放心,就算你爷爷不在,现在家族之中也没人敢为难你,只要你的修炼方法可行,姑姑就能从家族当中给你争取到足够的好处来。”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