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38章 以一杀二,山崖崩落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商夏突然起来的一击近乎骑脸,一举将两人当中修为实力更强的灵雀重创。

  骤然发生的变化让一旁的青雀一阵呆愣,不过到底是能够在两界战域行走的武修,青雀很快便反应过来,双拳一摆,一双拳套已经套在了上面。

  商夏一道“混元霹雳手”建功,当即从藏身处奔出,在距离对手尚有十余丈之外纵身一跃,腰间的中品利器已经在体内阴阳元气的加持之下绷直,剑尖处隐约有元气光芒吞吐,直奔青雀的胸口刺来。

  不过商夏显然小瞧了对方,那青雀修为虽然只相当于武元境的血元境,尚不及商夏的武极境,但论起厮杀经验以及对险境的应变能力,却极为不凡。

  商夏这一剑虽然迅猛,但凭借的只是出其不意和雄浑的阴阳元气加持,最终却因为不擅剑法而缺少变化,被早有准备的青雀连续两拳带动的拳风荡开。

  商夏虽然凭借着中品利器之利,在青雀的拳套上削出两道深痕,但总归是没能伤到此人。

  而青雀却借助商夏袭来的力道,接连向后退了两大步,在拉开了与商夏间距离的同时,也护在了被重创的灵雀身前。

  直到此时,两人瞬息之间的交锋所激发的余波,才波及到两侧的山崖之上,造成大片的山岩崩落。

  此时灵雀已然从地面上起身,甚至仅存的右手从腰间抖出了一根九节鞭。

  尽管他的左臂在雷光下齐肘化为焦炭,甚至迸射的几缕电芒还击中了他的左脸,让他近乎面瘫,连带着左眼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不清。

  但作为血极境(武极境)的非凡武修,强横的生命力甚至能够让他在这般重伤下仍旧维持一战!

  “原来是你!”

  灵雀记得眼前这个苍宇界的少年武修。

  当日便是此人带走了关在弦笼当中的变异雨燕,引得燕茗和红雀、灰雀三人追去,也正因为如此,众人才不得不冒着危险一直在这一代区域逗留至今。

  不对!

  当日这小子被燕茗一路追逃,如今他出现在了这里,那追杀他的其他人呢?

  别看灵雀先前对于燕茗横挑鼻子竖挑眼,但他看不惯的仅仅只是她的行事做派,并不等于他不明白燕茗作为风燕家族仅有的几位纯血后裔在家族中重要性。

  “燕茗呢?她在哪里?”

  灵雀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之前他的左前臂成了焦炭,他的左眼几乎瞎掉,他都能够保持镇定,可这时他握着九节鞭的右手却是在发颤。

  商夏忽然意识到了那个女武者燕茗的重要性,或许跟对方扯两句谎都能让对方发疯。

  “呵呵,我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你觉得呢?”

  商夏得承认,在稳占上风之后,他起了捉弄对方的心思,而这也不无对女武者燕茗报复的心思在内。

  毕竟从始至终,商夏都没能从对方身上占到多大便宜,甚至一开始还被对方逼迫的极为狼狈。

  然而商夏不知道的是,灵雀在听到商夏的言语之后,立马面如死灰,但他颤抖的右手却突然不颤了,只是将手中的九节鞭抓得更紧。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灵雀突然合身扑上,手中的九节鞭带着尖啸横扫而来。

  所过之处,留下的残影仿佛将空气都已撕裂。

  商夏脸色一变,忽然明白自己被对方耍了。

  如灵雀这等老练之人,初入两界战域不知道多少次,经历的凶险更不是商夏这等菜鸟能够望其项背。

  其心性之冷酷,意志之坚毅,哪怕是商夏三言两语就能够瓦解的。

  对方展现出来的情绪失控,不但是在引商夏放松警惕,还为他恢复一口元气争取时间。

  事实上,灵雀也的确做到了,而且一上来便是两败俱伤的拼命招式。

  好在关键时刻商夏也是处乱不惊,只见他右手持剑,左手手掌却是极为沉稳的缓缓推出了一掌。

  混元掌第二式:无视远近!

  一掌推开,雄浑的掌劲压缩气流,令掌心前方三尺之地一空,看上去就像是这片区域完全塌陷了一般。

  尚在数丈之外的灵雀,胸口处陡然一陷,口鼻当中已经有鲜血渗出。

  然而此人却无视了这些伤势,甚至对于商夏的攻势都不做任何躲闪,直愣愣的扑了过来。

  这家伙已经心存死志,这是要准备拉着我同归于尽!

  商夏瞬间变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剑刃一抖,便向着他握着九节鞭的右手手腕削去。

  剑刃未至,凛冽的剑芒寒气已经在他的右手上割开一道道伤口。

  不料灵雀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化作一团血雨向着商夏面门激射而来。

  商夏无奈,另一只手收回,并张开折扇在脸前连挥带当,大部分血雨被扫开,虽然没有粘在身上一滴,可折扇的扇面却被糊了三分之一的血污。

  而且因为折扇遮挡了视线,商夏那削向手腕的一剑也随之失准,只斩在了九节鞭上,甚至没能阻止灵雀向前扑的势头。

  灵雀原本意图哪怕身死也要用九节鞭将商夏缠绕禁锢,从而为青雀创造绝杀的机会。

  不过九节鞭被玉河软剑这么一斩却是失了一些准头,又被商夏用左臂一挡,直接缠在了他的胳膊上。

  灵雀目光一亮,踉跄着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并向着商夏撞了过去。

  商夏体内元气涌动,大片的电光在他的左臂上萦绕,顺着九节鞭直接窜到了灵雀仅剩的右臂,连带着他整个人都在电光当中,如同羊癫疯一般剧烈的颤抖,也让他再无力前行。

  “青……雀,还……还不……杀他!”

  灵雀几乎是咬着牙说完了这句话。

  从灵雀舍命前扑,到九节鞭缠住了商夏左臂,而他却在商夏的武道神通之下垂死,中间双方看似发生了数次交锋,可实际上却只短短的一瞬。

  青雀悲愤的大吼一声,从灵雀的身后冲出,紧握着双拳高高跃起,便要砸向商夏的天灵盖。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接连几声弓弦震颤之音从商夏身后的山谷口传来,数支弩箭封死了青雀所有冲向商夏的方向。

  青雀在半空当中发出一声愤怒的嚎叫,双拳接连将几支弩箭砸飞,可他人最终也被拦了下来。

  “跑……跑……”

  机会仅有一次,失去了再想要伤到对方都已经不可能,灵雀维持着最后的清醒,果断让青雀逃命。

  商夏忽然发出一声怒啸,缠绕在他左臂上的九节鞭,突然在体内阴阳元气和雷光的迸发下一节节崩断,四散的断鞭缠绕着电光,狠狠的撞进山谷口两侧的山崖峭壁当中。

  其中一节断鞭则向前崩飞,直接插进了灵雀的胸口。

  强大的力道带动灵雀的身躯先是向左偏转,然后扑倒在地,却正好看到青雀已经逃出百丈之外的背影。

  已经处于弥留之际的灵雀不由的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可就在此时,一抹熟悉的银芒忽然出现在青雀的前方,两者相向而行,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便交错而过。

  青雀的身躯仍旧向前飞奔了几步,而后头颅直接从身躯上向后滚落了下去。

  灵雀那一抹微笑也永远僵在了脸上。

  黄子华和焦海棠快步来到商夏身后,望着远处扑倒在地的青雀的尸体,又看了看落在山谷前树梢上的雷鸟,一时间却是满脸的惊愕。

  “首席师兄?”

  焦海棠有些小心翼翼的在商夏的背后道。

  商夏回头笑了笑,目光落在了两人手中端着的弩|弓上,道:“穿云弩?没想到锦云车里面还有这种好东西。”

  黄子华苦笑道:“这种弩箭在我们手中也就能够用来射杀一些活尸之类,哪怕是初入武元境的非凡武修,也能轻易避开这种弩箭的袭击。”

  商夏笑道:“至少还能起到牵制的作用,刚刚若非你们几个用弩箭挡住了另外一个苍灵武修,说不定我身上也要挂彩!”

  “师兄进阶武极境了吗?”焦海棠小声的问道。

  商夏没有隐瞒的必要,点了点头,道:“先将那两具尸体搜检一下,不要遗漏了好东西!”

  黄子华和焦海棠刚刚向两具尸体走去,却突然听得“轰隆隆”的闷响从两侧的山崖传来。

  商夏愕然抬头看向两侧崖壁,却见两侧并不算太高的山崖崖壁上,此时正有裂缝从底部向上延伸,紧跟着便有山石开始崩落。

  商夏忽然想起刚刚崩断的九节鞭,正有几节断鞭被崩飞撞进了两侧崖壁当中。

  难道说正是如此才引发了两侧山崖的崩塌?

  商夏甚至还有余暇瞄了几眼插进山岩当中的几节断鞭,发现崖壁上的裂缝果然都是起源于那里。

  商夏快步走出了山谷入口,回头看去时,却见山谷中正有几人打算要跟着冲出来。

  “回去!”

  商夏神色一惊,连忙大声呵斥道。

  话音刚落,两侧的山崖开始大范围垮塌,冲天而起的烟尘很快便笼罩了这片山丘区域。

  好不容易待得烟尘散去,山谷外的商夏几人却发现,进出山谷的入口一惊完全被封堵住了。

  “这……可怎么办?”

  黄子华望着堆满了乱石的山谷入口,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焦海棠这时已经搜完了灵雀身上的东西,闻言走过来道:“山崖崩断只是封堵了出口,里面的人又没有伤到,大不了跟商师兄一样从山梁上翻过来就是。”

  黄子华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苦笑道:“也是,我却是瞎担心。只可惜那几辆锦云车和赤云马,短时间内恐怕出不来了。”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