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44章 啪,左脸!右脸,啪!(续)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那些人拼死抵抗,若就是为了救你这般临阵逃脱之人,他们死伤的可真是不值啊!”

  姜长宇一边说着一边冷笑,不知道从哪里来得仇恨,与商夏这般敌对。

  姬胜见得属下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却只是冷哼了一声,满脸冷霜,像是被气急了不愿说话一般,开始作壁上观。

  商泉哪里能忍受他人这般污蔑自家侄儿,大声反驳道:“姜长宇,你要知道,我侄儿当时离开是袁子路执事特意授命,并非临阵脱逃,此事在通幽峰早有定论,更有当日幸存之人可以证明!”

  “你这般信口齿黄,可还将通幽学院的院规放在眼里?是想要去考功司走上一遭吗?”

  姜长宇脸色先是一变,紧跟着便冷笑一声,道:“哈!道理讲不过,便要向着以势压人吗?姜某的确敌不过你商家势大,什么特意授命,谁知道那位袁执事是不是你商家的人!自己人照顾自家人,岂不更加顺理成章?”

  “一派胡言!袁子路当时让我侄儿商夏率先离开,是因为他捕捉到了活着的变异雨燕,关系到……”

  商泉大声反驳道。

  “那变异雨燕呢?”

  姜长宇立马打断了商泉之言,瞥了商夏一眼的目光当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之色。

  “你……”

  商泉怒指姜长宇,一时间却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到了这个时候,商泉才忽然明白过,对方本就是有意在针对商夏。

  那姜长宇哪里还能不知道商夏率先离开是因为袁子路的命令,恐怕他甚至还知道袁子路下这道命令的原因。

  可那又能怎样?

  商夏当时在第一时间离开是不争的事实!

  哪怕他的确是有着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但在谣言已出且有人推波助澜的情况下,多的是不明真相之人的围观和指指点点。

  更何况商夏出现的时候,身边可没有那只被整个通幽峰高层看重的变异雨燕!

  姜长宇就是看准了这一下,才敢站出来与商夏争锋相对,赌的就是商夏有口难辩!

  “袁子路是你们院卫司的执事!”

  商夏冷峻的声音突然传来,冷冷的目光斜觑着对方,道:“敢问这位姜某人,你可是做好了指证袁子路执事巴结我商家的准备了吗?”

  姜长宇原本暗中得意的心情顿时一惊,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神态都难以维持的变了一变。

  袁子路执事乃是院卫司干将,本身便极有能力,地位虽不及几位主管,但其能够在院卫司立足,又岂是孤家寡人?

  这话真要传出去,恐怕第一个对付姜长宇的不是商家,而是袁子路!

  副山长姬文龙虽然执掌院卫司,可院卫司却并非姬文龙的一言堂!

  姜长宇充其量不过一个巡骑小队的副队长,哪怕抱上了姬家的大腿,姬家又怎么可能为他去得罪一位实权执事?

  原本一直当泥塑菩萨的姬胜,这个时候却是不得不开口道:“唔,这家伙说话向来不过脑子,想来也是急切间说秃噜嘴了,小夏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这时候姬世叔知道给属下开脱了?”

  商夏这话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开玩笑,可实际上却把姬胜怼得不轻。

  姬胜尴尬一笑,面色讪讪。

  商夏却不去看他的脸色,而是极为认真的对姜长宇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商家肯定会邀袁执事一同前往考功司说清楚,这样就能证明你姜某人错了!”

  通幽学院考功司,不单单只考评功绩,还负责惩罚过失。

  商夏心中恼怒,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姜长宇。

  姜长宇这时神情显得阴晴不定,目光不住的向身旁的姬胜身上瞟。

  然则此时的姬胜在商泉目光的注视之下,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仿佛睡着了一般。

  “至于你说我们丙房十七个生员,就我一个命好,这我可不敢苟同!”

  商夏说着,在商泉与姬胜不明所以的目光当中,朝着他刚刚所在的位置用力挥了挥手。

  山石之后,草丛之下,接连有人头闪出或者抬起。

  商夏回过头来,先是向着商泉和姬胜笑了笑,然后又看向姜长宇,继续以很认真的表情道:“其实我们丙房十七个生员,真正命不好的只有三个!”

  这个时候,远处那十几个人影已经走近,众人都已经看清楚,正是他们这些日子搜山检海一般搜寻的丙房被劫持生员无疑!

  “他们还活着,哈哈,他们还活着!”

  商泉突然大笑了起来,拍着商夏的肩膀,大声道:“他们是你救出来的?是不是啊?”

  商夏含笑道:“不错!侄儿运气好,找到了风燕部落藏身的山谷,袭杀了他们几个看守之人,便将这些同窗带了出来。”

  这个时候不要说商泉,便是姬胜也再难掩神色间的震惊之色。

  要知道,为了这十几个被劫持的生员,这段时日,通幽峰上几乎巡骑尽出,到处搜寻那些风燕部落武修的下落,与风燕部落武修的厮杀一直都没有停止。

  而那些风燕武修也是异常狡猾,仗着迅巧的轻身功法,屡屡与巡骑周旋,虽偶有死伤,却始终没有让巡骑找到被劫持生员的下落。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巡骑自身都已经懈怠了不少。

  因为按照时日估算,那些生员至今还是下落不明,就十之七八已经被送出了通幽道。

  这令通幽峰上下都极为沮丧,因为他们很清楚风燕部落这么做的目的。

  十几位生员被劫持,又是在这个敏感时节,足以令通幽峰在风燕部落,甚至有可能在整个两界战域的苍灵武修面前,陷入全面被动的局面。

  可现在,原本已经认定被劫往苍灵界的十几名生员,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如何不令在场之人欣喜若狂?

  尤其是商泉和姬胜两个,对于通幽峰目前的被动局势有所了解,更加明白眼前被解救的十几名生员意味着什么。

  在这等大事面前,哪怕是姬胜,也顾不得之前的一点小心思,更顾不得自己小队的副队长,眼见得十几名生员走近,连胜催促手下的巡骑队员:“快,快,点燃七彩穿云烟,叫附近的巡骑前来接应!”

  三个队员撇下了姜长宇,手忙脚乱的从赤云兽身上寻找七彩穿云烟准备点燃。

  “哈哈,好好好!”

  商泉一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才道:“小夏,你这次立功了,立大功了!”

  商夏笑了笑,矜持道:“泉叔谬赞了,小侄也是不忍同窗受辱,行险一搏罢了,好在运气不错!”

  此时的姜长宇神色慌急,脸色发白。

  他倒是有心向姬胜求助,可惜姬胜对他已经是完全置之不理。

  如果说之前商夏被人恶意中伤,哪怕他有理有据,也不免被谣言蜚语所累的话,那么现在凭借着商夏以一己之力,救出巡骑多日搜寻都一无所获的被劫持生员,便再没有人敢对他饶舌半分。

  于是商夏再次看向姜长宇,仍旧是那副极为认真的神态,道:“所以说,你又错了!”

  商夏这种一本正经向人解释的神态,却每每令姜长宇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能感觉到,这种神态和语气,根本不是商夏在向他解释,更不是在向他自证清白,或者不仅仅只是如此,而是在刻意提醒他:咱们的账一步步算,现在可还没完!

  那一次次的解释和反驳,更像是在一步步瓦解他斗志的同时,还在一步步增加对方对他的仇恨!

  商夏,这是在杀人诛心!

  姜长宇不愿被这种无力的窒息感淹没,他还要挣扎,于是大声道:“那又能怎样?可你现在却丢了变异雨燕!”

  姜长宇看向了冷漠的姬胜,又看向了面露讥诮之意商泉,继续道:“现在通幽峰什么局面你们不知道?那只变异雨燕就有可能是破局的关键,可现在却被你弄丢了,哈哈哈……”

  “咦?变异雨燕?商师兄,刚刚不还在你头顶上空盘旋么,什么时候弄丢了?”

  一道疑惑的声音响起,刚刚走过来的黄子华,看了看有些癫狂的姜长宇,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便随口向旁边的商夏问道。

  姜长宇略显狰狞的笑意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商夏笑了笑,忽然张口发出一声唿哨。

  姬胜忽然想起了先前在他头顶盘旋的那只飞禽,猛然抬头看去时,正见到一抹飞影在一声唿哨当中向下俯冲而来,正落在商夏肩膀之上,左顾右盼,打量着周围的陌生人。

  大笑声戛然而止,姜长宇就像是一只离开了水的鱼儿,只记得不断喘息着鼓着双眼,盯着商夏肩上的变异雨燕看。

  “这就是变异雨燕?”

  商泉已经被自家侄儿层出不群的惊喜,惊得有些思维迟钝。

  姬胜却早已脸色大变:“你……你收服了这只变异雨燕?”

  刚刚变异雨燕是从天空当中落在商夏肩膀上的。

  如果商夏没有收服,又怎么敢把它从弦笼里面放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商泉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震惊之余便只剩下了狂笑。

  而此时,商夏却突然转头,再次看向了面若死灰的姜长宇,笑眯眯的轻声道:“所以说,你还是错了!”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