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74章 守护大阵破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被商夏一巴掌拍散了武道意志的短柄石斧掉在了地上。

  不远处的金观潮咆哮连连,武道意志迸发,死死的压制住孙海薇的同时,再次向着短柄石斧延伸而来,试图想要再次将这柄下品利器收回。

  然而就在这石斧再次在地面上跳动起来的时候,一只脚伸过来,直接踩在了石斧的斧面之上。

  商夏单脚立于斧面之上,冷肃的目光与不远处欲择人而噬的金观潮对视,丝毫不落下风。

  “商夏,你怎么敢!”

  商夏冷笑一声,脚下越发用力,径直将石斧踩到了地面下一尺,然后被乱石泥土掩埋。

  这一下,任凭金观潮如何鼓动武道意志,也别想凭空将石斧召回。

  眼见得孙海薇就要在金观潮的狂攻下不支,商夏将玉河剑一挽,脚下参差步让他的身形忽快忽慢忽左忽右,令人根本无从琢磨他的轨迹,而后一剑横削,从旁切入战团,与孙海薇联手夹攻金观潮。

  “他的武道意志已经被我所伤,如今也只是强弩之末,你我只要拖延一二,等其他人赶来,就是此人的死期!”

  孙海薇内腑伤势显然不轻,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不过倒是让商夏明白了意思。

  同时心中也暗自惊讶,孙海薇居然能够伤到金观潮的武道意志。

  照这么说来,刚刚自己之所以能够击落短柄石斧,还有赖于此?

  那金观潮的武道意志未曾被削弱之前又该有多强?

  还有,孙海薇终归也不过是武极境大圆满的修为而已,她的武道神通伤到金观潮不意外,可又怎么会直接伤到对方的武道意志?

  没来由的,商夏忽然想起孙海薇施展武道神通时,那跳动在冰晶当中的橘色冷焰!

  这“玄冰冷焰术”神通究竟有什么特殊?

  商夏忽然间对这道神通产生起兴趣来。

  或许是因为商夏的出手,让已然有伤在身的金观潮感受到了压力,或许是孙海薇刚刚的言语让他心生怯意。

  面对孙海薇和商夏联手,金观潮虽然仍旧游刃有余,但却已经在寻找退路,伺机逃脱。

  金观潮的动向很快便被二人察觉,商夏大喝一声,九式方钢剑诀施展开来,剑式大开大合,再借助手中中品利器之利,居然一下子便从孙海薇手中抢走了主攻的位置。

  孙海薇见状,原本一手寒冰一手橘焰的她,忽然收起了橘焰,周身寒意大盛,居然单独施展出了一路玄冰掌法,招招寒意入体,处处掣肘金观潮的行动。

  这个时候金观潮神色突的一变,对于一剑刺向他左肩的商夏不管不顾,右手穿破孙海薇的玄冰掌,径直向着她的肩头拿去。

  孙海薇临危不乱,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的同时,原本寒霜凝聚的掌心忽得腾起一团橘焰,与探过来的金观潮对了一掌。

  金观潮闷哼了一声,可孙海薇的脸色却已经变了。

  “不好,他要逃!”

  孙海薇提醒的显然已经晚了。

  金观潮那一掌是虚,反而接着孙海薇的力道,整个人向着相反的方向飘去。

  但孙海薇玄冰掌陡然化作烈火掌的手段,显然也出乎了金观潮的意料之外。

  烈火掌的掌力虽然伤不到他,可掌心的橘焰却再次灼伤了他的武道意志。

  还好,这并不足以影响到他的行动。

  商夏的玉河剑虽然在他的胸前从右向左划开了一道一尺长的伤口,可入口不足三分,看着可怖实际却仅仅只是皮外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观潮跳出了战团。

  金观潮不做丝毫迟疑,足尖在地面上一点,人已经跨出数丈的距离,而后突然俯身向着被商夏踩到地下一尺深的短柄石斧抓去。

  一位武意境高手执意要走,哪怕他已经受伤了,却也不是两位武极境武者所能够随意阻挡的。

  此时无论是商夏还是孙海薇,都已经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就要拿回自己的下品利器。

  可就在这个时候,再次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原本被金观潮背后暗算,一指点中了后心扑倒在地的田梦梓,此时忽然从地面上蹦起,趁着金观潮俯身拾起短柄巨斧的刹那,一拳砸中了他的后心!

  “噗——”

  刚刚起身的田梦梓,口中喷着鲜血再次仰头倒下。

  “啊——”

  金观潮惨叫一声,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拳砸得在地上翻了一个滚儿,却也错失了将短柄石斧捡起的机会。

  原本就已经因为武道意志受损而不足以压制的元气,遭此重击更是瞬间暴动。

  元气的反噬加上内腑的伤势,让金观潮刚刚弯腰起身便呕出了一口鲜血,却也让他正好看到了满脸鲜血的田梦梓努力的撑着上半身,正呲着牙冲着他笑。

  “金兄,从此以后咱俩两清了!”

  从来都是一副温文尔雅气质的田梦梓,何时有过如此狰狞可怖的表情?

  趁他病,要他命!

  商夏与孙海薇趁机一左一右夹攻而来。

  此时的二人,心中要置金观潮于死地的心念无比坚定。

  他逃不了了!

  然而就在此刻,老天却跟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一道连同天地的风云异象从通幽峰的另外一侧冲天而起,有过一次经历的商夏立马知道,这是有武意境的高手身陨。

  可紧跟着,一道响彻整个通幽峰的金铁交鸣之声传来,整个通幽峰以及周围六座副峰都抖动着发出了惊颤一般的共鸣,听上去就像是在哀鸣。

  铁索桥断了,通幽峰的守护大阵要被破了!

  怎么可能,我们分明已经事先得知了月季会和四灵山勾结的阴谋,我们在每一座铁索桥边都埋伏了高手,坐等月季会的人自己暴露身份。

  可铁索桥怎么还是断了?

  商夏与孙海薇都浮现出了一瞬间的迷茫。

  田梦梓再无力支撑,整个人仰躺在地,看上去就像是泄尽了最后一口元气。

  “田师兄!”

  孙海薇惊叫一声,连忙向着田梦梓抛去,却是连大敌当前都忘了。

  但这一声尖叫,却也惊醒了商夏。

  金观潮原本阴沉的神色微微闪过一丝波动,商夏已经持着玉河剑挡在了短柄石斧跟前。

  金观潮见状怒形于色,可他的目光却向着商夏的身后一瞥,而后果断转身逃走。

  就在商夏有些不明所以之际,耳边忽然有风声响起。

  一抹飞旋的刃光从他的脑后绕过,眨眼间追上了奔逃的金观潮,伴随着金观潮的一声惨叫,一截手臂飞天而起。

  然而金观潮却不敢有丝毫停顿,一手捂住了断臂的伤口,绕过了一座山角继续飞逃。

  商夏在迟疑当中回头看了一眼,正发现还在数十丈之外的商溪阴沉着脸快步向这里走来。

  “你去追跑掉的那个,我去明秀峰上看一看!”

  商溪扫了一眼地上的田梦梓,随口向商夏吩咐了一句,目光却已经落在了铁索桥对面的明秀峰上。

  明秀峰上剑气纵横,虽然并没有发生铁索桥被斩断的事情,但很明显已经发生了变故,这也是商夏没有第一时间追杀金观潮的缘故。

  铁索吊桥被斩断了一根,虽然会极大的削弱守护大阵,却还没有到了令大阵全面崩溃的地步。

  商溪吩咐了商夏一声“万事小心”,便纵身跳到三根铁索当中最高的一根上面向着明秀峰而去。

  商夏正要准备去追重伤断臂的金观潮,却忽然见到蹲在田梦梓身边失魂落魄的孙海薇。

  “孙老师,试试这个!”

  孙海薇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却只见到了商夏快速离开的背影。

  而当她有些不明所以的低头再看向生死不知的田梦梓的时候,却见到他的胸口处缓缓落下了一张武符。

  孙海薇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

  …………

  商夏通过地面上的血迹来追踪逃跑的金观潮。

  此时商夏的心情异常沉重,通幽峰的守护大阵虽然还没有被破,可断掉了一根铁索桥,就相当于通幽峰的防守已经有了破绽,而且大阵的整体威力也会被削弱。

  商夏鼓动着体内元气,脚下的参差步已经施展到了极致,再前方就要到了通幽主峰与落晖峰的铁索桥连接处。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长笑从通幽峰之外传来。

  “哈哈哈哈——,今日通幽峰合该由我佘某人所破!”

  巨大的声浪涌来,在开元与落晖两峰之前的无形阵幕上震出了一道道有形的涟漪。

  笑声未绝,一柄巨大的蛇矛从天边飞来,一举洞穿了开元与落晖两峰之间的无形阵幕。

  那蛇矛的矛尖上如同蛇信一般分作两端,各有一道煞气缠绕其上。

  随着蛇矛被人在阵幕之外搅动,阵幕的缺口一再被撕裂,矛尖上的两道煞气也粘附在缺口之上,不但阻止了阵幕合拢,而且还将这个缺口腐蚀的越来越大,甚至渐渐变得再无法合拢。

  这个时候,通幽峰上的众人才看到,这柄巨大的蛇矛此时正握在一个白衣武者的手中。

  “哈哈哈哈——,再破!”

  白衣武者手持长矛竖劈而下,在刺耳的裂帛声响当中,两峰之间的阵幕自上而下被划开了一道高达数百丈的裂口,直达通幽峰的山脚之下。

  原本如同一座无形堡垒一般的通幽七峰,此时就像是被从正面打开了一道高达数百丈的门户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了四灵山武者的面前。

  “儿郎们,还在等什么,随你佘爷爷冲上通幽峰,杀尽了这些苍宇武者!”

  ————————

  求收藏!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