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80章 金观潮必须死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贾云天一脚将唐渊的尸身从开元峰上踹下,彻底激怒了通幽学院众人。

  元真更是恨得发狂,若非袁子路最后关头拽了他一把,失去理智的元真恐怕当真要从铁索吊桥上冲过去。

  “你想怎样?”

  袁子路也顾不得体内的伤势,努力震荡体内元气,将声音远远的传到对面。

  “哈哈,袁兄沉稳,果有大将之风,无怪学院内部一直有人力推袁兄取代唐渊的巡骑主管位置!”

  贾云天的声音从开元峰远远传来:“如今兄弟结果了唐渊,也算为你打开了晋升之路,袁兄当心存感激才是!”

  袁子路皱了皱眉头,道:“这等低劣的手段就不用拿出来现眼了,不管你是贾云天还是谁,也不管我们手里这个是金观潮还是其他人,总归你现在还是想要这个人的,既然如此,说一说你的条件,如何才能放过桑师弟?”

  “简单!”

  贾云天在对面大声道:“你我同时放人,让他们从吊桥上通过便是!”

  袁子路挑了挑眉毛,道:“就这么简单?”

  贾云天补充道:“当然!不过他们两个需要暂时封住了各自的修为,否则我可不放心将一个完好无损的武意境高手放虎归山!”

  袁子路道:“你觉得我们还有信任你的可能吗?”

  “哈哈,袁兄,你们没得选!”

  贾云天一手持着桑又奇,一手将手中的剪刀张翕着,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道:“你们要是不换,我就剪断了开元峰与通幽峰之间的铁索吊桥。你们比我明白,纵使六座副峰之间的铁索吊桥断了,守护大阵露出了破绽,但只要通幽主峰与副峰仍旧连为一体,通幽峰就不会沦陷。可要是有一座副峰与主峰间的铁索吊桥被斩断了……”

  “你敢!”

  元真不顾袁子路的阻拦,大声叫喊着,却难掩色厉内荏之嫌。

  “哈哈哈哈,开元峰的三座铁索吊桥已经被我剪断了两座,你说我敢还是不敢?之所以没有将这一条剪断,只是想让四灵山与通幽峰打的更激烈一些罢了!”

  贾云天甚至已经不再掩饰自身的目的。

  “你果然是月季会的余孽!这么说我等还应当对你留存这一条铁索吊桥而心存感激喽?”

  袁子路怒极而笑。

  “不用这么客气!袁兄,时间不多了,与启灵峰连接的铁索也已经被我剪断,四灵山很快就会发现那里的守护阵幕已经不稳,你们要是不想尽快重新掌控开元峰,那咱们大可以继续拖着,没准寇山长还隐藏着哪位四重天,到时候乖乖束手就擒的说不定就是贾某!”

  贾云天的言语既是在催促,也是在逼迫。

  一直不曾开口的那位女子沉声道:“我等又怎么相信你在事后不会继续剪断铁索?”

  贾云天大笑道:“云家大姐难道忘了,贾某刚刚可是说了,要等你们与四灵山两败俱伤的,又怎么可能让你们败得这么快?”

  这女子乃是通幽城四大家族之一的云家之人云亦菲,乃是云亦舒的堂妹,同样是凝聚了武道意志的三重天高手。

  元真怒声道:“月季会也是苍宇武修,你们这么做究竟有何目的?”

  贾云天对于元真已经不做理会,只是道:“好吧,便知道袁兄没有那么容易说服。袁兄等之所以等在对面,所惧者不过是桑又奇性命而已。事实上不论你我都清楚,纵使我有噬金剪,在我剪断三根铁索之前,你们也有足够的时间赶过来。贾某同样是惜命之人,不到万不得已,自然还是以全身而退为第一要务。袁兄觉得这个解释如何?”

  贾云天说的很明白,没做吊桥的三根铁索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剪断的,袁子路等人自忖也足以在对方剪断两根铁索的时候赶到开元峰。

  双方之所以僵持在这里,一来是顾忌桑又奇的性命,二来也是担心对方狗急跳墙。

  真要剪断了两根铁索,虽说阵法仍旧能够维系运转,但毕竟阵法自身的强度会被大大削弱,极易在四灵山攻击之下瓦解。

  当然,这也是袁子路等人最后的不得已选择。

  贾云天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才没有继续跟袁子路等人僵持下去。

  否则一旦到了最后关头,从维护通幽峰的大局出发,袁子路等人也会不得不选择牺牲桑又奇,快速踏上开元峰。

  现在贾云天既然要求交换金观潮的性命,那么就说明对方没有决死之心,而且有全身而退的办法,自然不会在最后关头激怒袁子路等人。

  “好,就依你!”

  袁子路沉声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找上你的可能就是学院的四重天副山长,甚至是寇山长本人!”

  贾云天原本脸上一副尽在掌控之中的笑容,可在听到“寇山长”这三个字的时候,脸色还是不由的变了变。

  这三个人的威慑,针对的可不仅仅是两界战域中的苍灵武修……

  双方都已不愿再做拖延,袁子路示意元真与云亦菲联手在金观潮身上施加禁制,而在铁索吊桥的另一端,贾云天同样在桑又奇的身上戳戳点点。

  而后因为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的金观潮,与另外一端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桑又奇,同时从铁索吊桥的两端相向而行。

  看着这一幕,袁子路、元真等人心中虽仍有急切,恨不得两人都能够再快走几步,却也放下了一开始的担忧。

  只要通幽峰连接开元峰的铁索吊桥能够完好无损,他们就有把握继续守护通幽峰。

  同样在铁索吊桥的另外一端,看着在吊桥上缓缓走近的两人,贾云天的脸上同样挂着压抑着一丝即将大功告成的欣喜。

  此番月季会下达的破坏通幽峰守护大阵的任务,差一点就要功亏一篑。

  哪怕作为月季会潜伏在通幽学院最为重要的一颗棋子的贾云天,都亲自参与了此事,都差一点被通幽学院借机一网打尽。

  就连贾云天事先都没有想到,通幽学院的高层非但早已洞悉了月季会的计划,更是将保密工作做到了极致。

  每个人的任务都是单独下达且立即执行,哪怕在最后时刻贾云天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局,却也没办法来得及通知到其他月季会的暗子。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月季会二十年来在通幽学院和两界战域的潜伏成果,一个接着一个的自行暴露了身份,被通幽学院捕杀。

  好在自己还有后手!

  然而就在双方心思各异的等待着吊桥上的两人各自走向对方的时候,在来到铁索吊桥旁后,便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袁子路身边的商夏,却在这个时候突然窜了出去。

  袁子路下意识的要伸手拦住他,可商夏却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的身形忽得一变,脚下的参差步让他看上去就像是忽然崴了一下脚一般,却恰好避开了袁子路的拦截,踏上了铁索吊桥的一刹那,便飞快的向着金观潮身后追去。

  “你干什么?”

  身后传来元真暴怒的吼声。

  “这是个误会!”

  云亦菲连忙跟着踏上了铁索吊桥,似乎是生怕对方误会一般,伸手抓向商夏的同时,还不忘向对面的贾云天解释一句。

  然而就当她的手即将触碰到商夏的刹那,一张武符突然从他的手中升起。

  一股凝聚着一缕武道意志的浩大力量突然加持到了商夏的身上,令他的身形速度陡然提升了一倍有余,也令云亦菲志在必得的一抓彻底落空。

  “金观潮必须死!”

  在商夏向着吊桥中央飞奔的时候,身后之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语气却是那样的斩钉截铁。

  “胡闹!”

  袁子路刚怒斥了商夏一声,便感觉胸腹间元气鼓荡,忍不住想要咳嗽。

  可他这时却又见到旁边的元真和落在吊桥上的云亦菲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由更加恼怒:“还愣着干什么,冲过去,冲过去呀,快!快!快……咳咳咳……”

  袁子路咳弯了腰,咳得连头都抬不起来,咳得口鼻间鲜血直喷。

  一旁的元真与刚踏上吊桥的云亦菲这才如梦初醒,事已至此,恼怒那个商家的小孩坏了大事已经无济于事,犹豫不决更是会坏了大事!

  冲过去,唯有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或许才能最大限度的争得先机!

  当商夏突然冲上铁索吊桥的时候,对面的贾云天同样吃了一惊,他下意识的便要举起噬金剪进行威慑。

  不过他很快便发现这个武极境的小孩似乎是私自行事,就连他身后的袁子路等人也是一脸的惊怒交加,而后云亦菲还试图一边解释,一边将那个商家的小孩擒回。

  贾云天举了举噬金剪,最终还是重新放了下来。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令贾云天原本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商夏利用一张武符让自己一下子加持了不弱于武意境武者的速度,瞬息之间便已经冲过了铁索吊桥的四分之一,距离金观潮已经不足三十丈的距离。

  贾云天意识到不妙的时候,不仅仅是商夏,就连云亦菲与元真也一不做二不休的冲了上来。

  “坏了!”

  贾云天虽然仍旧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哪一环出了差错,但眼前这一幕却是将他精心设计的全身而退的方案一下子打乱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因为商夏的肆意行事而不得不行险一搏冲上吊桥的云亦菲和元真,同样见到了令他们难以置信的一幕。

  原本应当被禁锢了丹田以及体内元气,只能缓步行走的桑又奇,在这个时候也突然爆发出了武意境的速度,同样向着金观潮冲了过去。

  “桑又奇也是叛徒,他要救金观潮!”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