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98章 无形剑诀大成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商夏对于兽潮显然有一种错误的认知。

  他原本以为兽潮来临,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的通幽峰,马上就又会迎来一场恶战。

  但他却没有想到眼下通幽峰与兽潮居然会呈现出如此“和平”的一副场景。

  兽潮并未大规模的冲击通幽峰,而通幽峰上下再经过之前一场大战之后,同样也在休养生息,并未过渡刺激围在外面的兽潮。

  “兽潮为什么要冲击通幽峰?”

  面对商夏的询问,尚未完全恢复元气的商溪,半躺着倚在一块天晴熊皮的垫子上,反倒是一副莫名其妙的神采:“就算外面的凶禽恶兽都发了疯了,如今的通幽峰浑然一体,在它们眼中就跟一座高山,一块巨石没什么分别,那他们就应该去撞山撞石吗?如果真要主攻攻击通幽峰,那岂不是说这兽潮的背后其实受人控制?”

  “那它们为什么要徘徊在通幽峰周围,这么长时间不散去?”商夏不解的问道。

  商溪打了个哈欠,道:“因为天地元气啊!通幽峰因为守护大阵的缘故,周围汇聚了大量的天地元气,整个两界战域也唯有四灵山堪与之相比。这些凶禽恶兽虽然发了疯了,可本能还在,自然要向天地元气浓厚的地方汇聚。”

  商夏看出来姑姑有些疲累,但他还是向弄明白,于是又问道:“那这兽潮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商溪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侄儿,强打着精神道:“可能与之前双方在两界通道各自以神兵威慑有关吧,不过也说不准。”

  “姑,最后一个问题!”

  商夏看出了姑姑的不耐,连忙道:“我们难道就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一直等着兽潮散去吗?”

  商溪白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知道什么都没做?”

  “不是……”

  “哎呀,好了好了,快出去吧,我要睡觉了。你可真烦,这些事情你谁不能去问,偏偏跑过来打扰我……”

  商溪不耐烦的将商夏赶了出来。

  从商溪的房中出来,商夏正见到燕七在外面等他。

  “小少……公子,其实通幽峰上每天都会在阵法外围打开一个缺口,来吸引凶兽冲击,然后借机斩杀这些凶兽收集非凡材料。”燕七向商夏解释道。

  商夏一愣道:“我怎么什么都没听到?”

  燕七道:“因为启灵、开元、落晖、明秀、品心四座副峰之间连接的铁索都有受损,为了以防万一,这几日缺口打开的地方都集中在了余夕和启灵两峰之间,而且每一次开启都至少会有两位四重天高手坐镇。”

  “原来是这样!”

  因为月季会细作里应外合的缘故,开元、落晖一线,以及启灵、开元一线的铁索吊桥,先后被贾云天以噬金剪剪断。

  而落晖、明秀、品心三峰之间的铁索吊桥虽然没有全部断开,但却在冉碧罗的攻击之下先后受损,落晖、明秀之间的铁索更是被七螺剑斩断了一根。

  当时的情况,柳青蓝在冉碧罗的压制之下也是勉强维持。

  要是商博再晚来片刻,就算燕雀那里无法得手,柳青蓝也会在这边取得突破。

  只不过商夏当时正在开元峰上,并不知道其他方向的战况。

  商夏先是返回到了自己的静室,见到燕妮儿仍旧在安静的孵着四只变异雨燕卵,然后便一路去了商楼后面的演武场。

  从走进演武场到伸手在武器架上随意挑了一把青钢剑拿在手中,商夏体内的两仪元气已经完成了刚柔两极的转化,甚至借助太极图之利,将体内的所有元气尽皆转化为了阴柔之力。

  剑式摆开,一套无形剑诀开始在商夏的手中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施展开来。

  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第四式……

  在通幽峰之战爆发之前,商夏仅仅完成了对无形剑诀前三式的推演和掌握。

  而在兽潮爆发返回通幽峰之后,或许是经历了多次厮杀的缘故,商夏对于无形剑诀的理解和掌握可谓是一日千里。

  仅仅几日的功夫,商夏便已经将无形剑诀修炼到了第七式。

  昨日商夏先前在品心峰上为雨燕调理伤势的时候,忽然对于无形剑的第八式精髓有所领悟,觉得练成这一式应当就在今日,这才返回商楼,在看望过修养的商溪之后,便急匆匆的赶来演武场。

  严格说来,无形剑诀更像是一种剑术理念。

  就像它名称的来由“水无常形”一般,只要能够领悟每一式的精髓所在,那么你在演练剑法的时候,招式往往就能够脱离固有的框架束缚,颇有些随心所欲的味道。

  而这也就是这道剑诀在“水无常形”这一理念之上的进一步理解,所谓“重意不重剑”!

  正因为理解到了这一点,商夏在“无形剑诀”的第七式完成之后,长剑不做停顿,如同流水宣泄一般,循着意念当中捕捉到的感觉,顺势一剑削出,顺利完成了第八式!

  然而就在此时,商夏忽然感觉,在第八式如水到渠成一般完成之后,心中那一股意念非但没有宣泄殆尽,反而更多了一股蓄势之意。

  商夏心中一动,“无形剑诀”的传承在脑海之中流淌,从第一式到第八式的意境瞬间贯通,一种顿悟的喜悦从心底发散开来,手中的长剑心随意走,第九式剑诀一气呵成的瞬间,之前那一股蓄势之意登时有了宣泄的渠道,一道无形剑气便要从长剑之中勃发!

  商夏忽然想起之前练成“方钢剑诀”的时候,同样激发出了一道剑气,将武器架斩得稀烂,连忙收摄体内元气,将这一股剑气锁在了长剑之中。

  然而商夏还是小觑了这一套剑诀和他体内元气两相结合后的威力,青钢长剑剑身浮现出一道道裂纹,随即崩散为无数的碎片,“叮叮当当”的掉落在了地上。

  而伴随着长剑碎片掉落的声音,商夏突然神色一怔,脑海中那座四方碑忽然浮现,碑体上隐约有红芒闪烁,上面隐约间似乎要有字迹浮现,可最终仿佛后力不济一般重新陷入了沉寂。

  “恭喜公子剑诀大成!”

  燕七的声音忽然传来,将沉思当中的商夏惊醒了过来。

  “咦,七叔,你一直都在吗?”

  商夏将手中仅剩的一个剑柄抛开,自嘲道:“每练完一整套剑诀便要毁掉一柄长剑,就要毁掉一柄长剑,代价似乎有点高啊!”

  燕七笑道:“也是刚到,刚刚原本从小姐那里得了差事,去了明秀峰一趟,不过回来的时候却是远远的看到了一个熟人,公子可能会感兴趣。“

  “谁?”

  商夏接过了燕七跑过来的湿毛巾,一边擦手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公子还记得窦仲吗?”

  燕七的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戏谑之意。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