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猎天争锋 » 正文

第149章 陪练?

所属目录: 猎天争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山水幻灵之地的核心区域。

  白鹿鸣整个人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浑身上下的衣衫都已经湿透,他沾满泥土的发髻早已经散开,胡乱黏连在脸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苟延残喘的乞丐。

  很显然,白鹿鸣刚刚经受了难以忍受的剧痛,以至于堂堂三阶武者连一点体面都没有了。

  此时正在地上大口喘息着,只是乱发遮掩了他的面庞,令人看不清他此时的神色。

  “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商夏就已经失踪!白鹿鸣,我小看你了!”

  楚嘉紧紧的抿着嘴,刚刚正是他发动了白鹿鸣身上的“三意锁”。

  而在她的身边,闻讯赶来的孙海薇同样面露担忧之色,同时看向白鹿鸣的目光已经隐隐间透漏出杀意。

  “我……我说过的,跟……我无关,是他自己胡乱行走,离开了核心区域!”白鹿鸣在地上喘息着说道。

  孙海薇沉声道:“这么说你是知道他离开核心区域的了?”

  “没错!”

  白鹿鸣并不否认,而且他知道自己否认也没有用。

  幻灵珠能够回溯他过去一段时间的行为影像,只要楚嘉在商克吸收完幻灵煞之后,将幻灵珠收回,立马便能够发现他做过些什么。

  况且即便是不用幻灵珠,楚嘉也能够通过中枢阵图查看到白鹿鸣当时所在的位置。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商夏失踪的一刹那,楚嘉第一时间便找上了白鹿鸣,二话不说便发动了“三意锁”,将白鹿鸣折磨的死去活来。

  “为什么不阻止他?”孙海薇语带寒意。

  白鹿鸣撩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乱发,一脸奇怪的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阻止他?事实上,在他从商克闭关的石室当中出来的时候,楚小姐本就已经警告过他了。”

  孙海薇仍旧不依不饶道:“这么说你也是有意看他离开核心区域了?你虽然没有直接出手害他,但也是在坐视他深入险境!”

  “险……境?”

  白鹿鸣勉强露出一丝嘲讽一般的微笑,却没有继续回应孙海薇,反而将目光落在了楚嘉的身上:“谁能想到整个珊瑚领玄界会被全面调动,而且偏偏就在那个时候,甚至连带着四大灵地的空间都开始相互交互?楚小姐,你能想到吗?”

  楚嘉沉默不语。

  白鹿鸣回头继续看向孙海薇道:“事实上,就连楚小姐能够做出四大灵地可能会发生空间转移这个判断,也是基于我事先对于珊瑚林玄界了解的和盘托出。楚小姐的阵道造诣以及天赋,都远在白某之上。连楚小姐都想不到的事情,白某又怎么可能知道?”

  孙海薇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

  楚嘉这个时候忽然将下巴一抬,带着一丝娇蛮之气道:“即便此事果真与你无关,但说你一个居心叵测却是不冤。”

  这一回却是换成白鹿鸣沉默不语,事实上他从一开始也未曾否认。

  “那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会一力主张留你性命吗?”

  楚嘉这个时候的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丝看上去很是干净的笑意。

  白鹿鸣见得她脸上的微笑却没来由的心中一颤,这种笑容带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就连她旁边孙海薇都是微微一怔,一下子回忆起当初在地下通道坐看白鹿鸣破阵的那段经历,不由的微微向一旁挪动了一下脚步。

  “难……难道不是因为楚小姐需要有人相助吗?”白鹿鸣低声道。

  楚嘉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只听悠然道:“你要是听话,那你自然就是我的助手。日后返回通幽峰,向学院几位前辈师长秉明之后,凭你的阵道造诣,以通幽学院‘兼收并蓄,有容乃大’的校风,便是推荐你做个教习也无不可。你脱离月季会、欧阳家族一事,也自有学院为你提供庇护。”

  “多……多谢!”白鹿鸣神色有些变幻。

  楚嘉却是不置可否,继续道:“可你要是心存不轨……”

  说到这里,楚嘉的声音忽然一顿,脸上却是笑靥如花,但看向白鹿鸣的目光却如同在看一个好看的玩具:“以你在阵法一道上的见识,想必是听说过‘阵灵’的吧?”

  白鹿鸣神色大变:“这是禁忌之术,被阵道一脉的所有武者所唾弃,你怎么敢这么做?消息传出去,必会引得整个苍宇界哗然,寇冲雪也未必护得住你!”

  “禁忌之术?”

  楚嘉又发出一阵银铃般轻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怎得一听到‘阵灵’二字就吓成这样?该不会以为我要把你制成‘阵灵’吧?”

  白鹿鸣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楚嘉看在眼中越发觉得好笑:“想什么呢?虽然说我的确懂得这种禁忌之术,而且也的确想要钻研一番,但这种有伤天和的东西,轻易碰不得!”

  不等白鹿鸣松一口气,楚嘉干净的笑容下,语气突得又是一转,带着一抹憧憬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所谓‘禁忌之术’不就是只要不让别人知晓不就没事儿了吗?苍宇界各州的那些个大势力的守护阵法下面,没有血祭几个阵法师的又有几座?哪怕被发现了,不也都宣称被杀的都是‘居心叵测’的敌对阵法师吗?”

  “居心叵测”这个词楚嘉刚刚就有说过,可偏偏白鹿鸣当时也没有反驳,而是以沉默来默认。

  白鹿鸣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二位,只要不真的让白某去祭了阵法做一道傀儡一般浑浑噩噩的‘阵灵’,但有交代,白某无不顺从。况且,商公子失踪一事真的是意外,而且他也未必就死了……”

  楚嘉笑道:“所以你现在还活着啊,如果他死了,你肯定也得死!商前辈马上就要进阶四重天,一旦他出关发现商夏已经遇害……,你明白的,我总要给他老人家以及背后的商氏家族一个交代。与其让你轻易死去,还不如成了一道‘阵灵’生死不能,没准商家人反而觉得解气!”

  刚刚在“三意锁”的折磨下刚刚恢复了一丁点元气的白鹿鸣,此时再次瘫软在了地上。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做,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孙师妹……”

  楚嘉说罢,转身便要招呼孙海薇离开,却发现她正一脸的神思不属,不由笑道:“孙师妹?想什么呢?走啦!”

  “嗯?”

  孙海薇先是一惊,然后勉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连声道:“哦,好的,好的……”

  …………

  “咦,这是什么剑术,好生怪异的力道!”

  带着一抹好奇的声音,从商夏的身后传来。

  商夏骤然转身的同时,以玉河剑护在身前,同时身形向后飞退,拉开与身后之人的距离。

  “三阶!”

  商夏看着二十余丈之外,刚刚向他出手之人,感觉嘴里有些发苦。

  商夏的对面是一位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武者,只见此人衣冠楚楚,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倒是与商夏原本的风采有几分相像。

  只是之前商夏数次进出水潭,特别是没有了避水珠之后,虽然每一次都能以体内元气烘干浸湿的衣衫,但数次下来,原本体面的衣着也变得发僵发硬,看上去更有几分狼狈,哪里还能与眼前之人相提并论。

  况且眼前之人非凡自身修为已经达到了武意境,更有两位二阶武者一左一右跟随在此人身后。

  见得商夏反应迅捷,遇袭的一刹那便与众人拉开距离,青年武者身后的二人便欲从左右包抄过去,拦截商夏的退路。

  不料青年武者却是抬手止住了二人:“一个二阶武者,他是逃不掉的。正巧我新得的这套朱氏剑法刚刚练成,正缺一个趁手的陪练,此人剑法却是怪异,正巧送上门来。”

  商夏在看到对方实力之后,原本第一反应便是转身逃遁。

  这里地势虽然平坦,看上去像是一片荒原。

  可这片荒原之上仍旧有如同珊瑚一般的假山林立,有这些假山作为掩护,商夏觉得自己或许还是有着逃生的希望的。

  只是青年武者显然看出了商夏的打算,在止住了身后二人的一刹那,一泓如同秋水一般的剑光乍现,直接越过了二十丈的距离,直奔商夏的面门而来。

  “何必急着离开?你剑术奇特,何不与我切磋一番?”

  二人的双肩瞬息之间交击数十次,商夏接连后退,而那青年武者尚有余暇开口说话。

  不过商夏也察觉到,眼前之人似乎故意将自身修为压制在了二阶武者的程度,保持着与他大致相当的修为,只管将手中的长剑朝着他招呼过来。

  “你是通幽学院的生员吧?如此修为当是上舍无疑了,想来也不是无名之辈。在下东方世家的东方明钰,不知你如何称呼?”

  商夏沉默不语,只管将他手中最强的一套剑术“刚柔剑诀”施展出来,抵挡着对方的进攻。

  这个时候,商夏在双方短暂的交手过程当中,已经对对方的剑术有所了解。

  此人的剑术忽而重逾山峦,虽不如方钢剑诀那般气势刚猛一往无前,却更显厚重沉稳,以势压人。

  时而此人的剑法又变得轻如鸿毛,虽不如无形剑诀那般随机应变变幻无常,却总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甚至还要甚于他之前那种厚重的剑式。

  ————————

  作息时间的调整好像又失败了。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