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桃花村野事 » 正文

第2章 半路缴枪

所属目录: 桃花村野事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婶婶,我看村长面色红润啊,这生病的人是婶婶吧?”

 
  孙玲花心头一惊,刚要把手拿出来,听得张小田这么一问,点了点头。
 
  “是啊,阿婶这两天不知道怎么搞的直咳嗽。买的药也不好用,这不才找你爷爷么。”
 
  “现在药店卖的那药贵不说,还不容易好,我爷爷那是多年的老中医了,婶婶早就应该找我爷爷嘛。”
 
  张小田摸着孙玲花的小手,感觉细腻滑嫩的很舒服。
 
  “你这孩子,咋老摸我手呢?”
 
  孙玲花眼睛一瞪,就要抽出手来。
 
  “婶婶啊,你岂不闻中医讲究个望闻问切来?我不亲自给你号号脉,咋个知道你啥病哩?”
 
  张小田抓的更紧了,摇头晃脑的说道。
 
  “这话你爷爷说还差不多,你个小兔崽子,知道个啥!”
 
  孙玲花拎起桌子上的药,就要去打开,熬制。
 
  “这话不对啊,婶婶,我一直和我爷爷学着中医的神奇手法,配方,不说能出师了那也是半个神医啊,婶婶让我给你看看,这得看准了才能吃药啊,要不然会吃死人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要是看不出来呢?”
 
  孙玲花迟疑着,收回了脚步。
 
  “就算我看不出来,婶婶也不少块肉,到时候再请我爷爷嘛!”
 
  张小田从孙玲花手里拿过来药,扔回桌子上。
 
  “婶婶你躺下来,我给你看看。”
 
  孙玲花听到他的话,平躺在炕上,高耸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着,煞是好看。
 
  张小田摸了摸玉手,伸手到孙玲花胸前,解下了一颗扣子。
 
  “你干什么?”
 
  孙玲花惊叫一声,一下子按住了张小田的手。
 
  “咳嗽是肺病,我不按一下怎么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小田有些生气,拿回了自己的手。
 
  “婶婶你得全力配合我才能知道到底咋回事啊,今天拿来的药就是一般治咳嗽的,万一你情况特殊呢?那不给耽误了么?”
 
  一番话说得孙玲花有些羞愧,看着张小田一脸正气,脸上羞红。他,他摸得地方也太不过他还是个孩子,应该没有啥复杂想法孙玲花轻轻的闭上眼睛,压抑着咳嗽两声,不再说话。
 
  张小田见状是喜出望外,大胆的把扣子都解开,伸进去捏了捏。
 
  孙玲花的咪咪在他手里变幻着成了不同的形状,张小田第一次生出渺小的感觉,因为他的手竟然握不住!这得多大啊!
 
  忽然张小田皱了一下眉头,大奶子上的胸衣真是恼人,老是卡着自己的手。
 
  “婶婶,你戴着的是啥老卡我手?”
 
  “这是奶罩子啊。”
 
  孙玲花呼吸急促,脸上潮红,心里有点后悔,自己这是干啥呢,让一个晚辈这么摸!
 
  “小田,要不今天就算了”“玲花婶,你知道不?就是有很多人像你这样不配合治疗,怕这怕那,最后病情加重造成悲剧的。我是医生,所有的手段都是是为了救人,婶婶你要摆正态度!”
 
  孙玲花更加羞愧了,张小田这正气凛然的话说的她抬不起头,可能是对医生的绝对盲从信任,让她忘记了张小田根本就不是什么医生。
 
  她伸到后面,解下胸衣扣子,又在张小田的指示下,躺好。
 
  这下子舒坦了,张小田心花怒放,这孙玲花可是村里头一朵美女花,自己早就想调戏了,可是村长老婆,也不是想碰就碰的,今天逮着机会了,自己这二十年的处男身,今天看来有戏了!
 
  “小田,小田,怎么样了?摸出来啥了?”
 
  孙玲花口里轻唤道。实在没办法不出声了,张小田两只手就揉搓着胸,揉的自己火热腾腾的,底下都开始津水流出。
 
  “很大,很软,很有弹性,很舒服。”
 
  张小田赞叹着。
 
  “啊?你说啥?”
 
  孙玲花睁开了好看的大眼睛,看着张小田满脸的*色。
 
  “婶婶,你腹中气太多,我帮你吸一吸吧!”
 
  张小田低下头,含住了两个坚韧的葡萄,伸出舌头舔着,牙齿反复拨弄着,手上还不忘了加一把劲儿,卖力的揉着。
 
  “啊?小田你!”
 
  孙玲花反应过来,一把按住了张小田的头,抗拒着不让他得逞。
 
  “玲花婶,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今天村长正好不在家,就满足了我吧。”
 
  张小田感觉底下涨的厉害,有一种拔枪欲射的迫切感。按住孙玲花的手,解开了裤腰带。
 
  “你个小崽子混蛋,这么型想干出这么禽兽的事来,我是你婶婶,放开我!再不放我喊了!”
 
  “你喊吧,看看谁丢人!”
 
  张小田扯下自己裤子,搭在腿边,把孙玲花的连衣裙往上一撩。
 
  “你!”
 
  孙玲花气怒交集,剧烈的咳嗽起来。
 
  张小田扯下来孙玲花的裤头,扑上去亲住了孙玲花的小嘴。
 
  “嘤咛~”孙玲花没想到这小子力气这么大,自己的身子被死死的压住,上面的人一边亲,一边摸,不一会儿她的手就松软了,无力的垂下来,任由张小田的恣意侵犯。
 
  张小田享受完了孙玲花的小嘴,也摸完了大奶子,分开她的两条大长腿,仔细的看着下面泥泞的幽草。
 
  “婶婶,你这下面咋还有一张嘴哩!”
 
  张小田看着奇怪,好奇的拨弄了一会儿。还伸出舌头,凑上去亲了亲。
 
  “啊,啊~~”孙玲花被强烈的酥麻刺激的浑身发热,尤其是哪灵巧的小舌头,一跳,一跳的,来回挑拨着敞开的门扉。
 
  浪潮般翻涌的空虚感晕眩着肢体,孙玲花一把抱住了张小田的头,双腿收缩在一起。
 
  “出不来了,哎呀。”
 
  张小田被突然的袭击捣的脑袋翁的一下,孙玲花大腿上的肉清脆的弹响,这让他十分生气。
 
  张小田再度分开孙玲花的大腿,拉过来,孙玲花的身体在炕席上拖动着留下一路汗渍。
 
  挺起昂扬的长枪,对着那悠悠洞口迅猛的冲了过去。
 
  哧溜一下,顺着光滑的嫩壁毫无阻碍的长驱直入,一直到顶。舒畅的*从*传来,小蛇游走,血液充盈着强壮的根部。
 
  “哎呀~·”孙玲花发出一声惨叫,“好大好粗啊!”
 
  瞬间有一下的疼痛,让她眼前一黑,只来得及加紧长腿,盘在张小田的腰上。
 
  “嘿嘿,俺爷爷从小给俺补身体,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大家伙的厉害,从此以后,看你还跟我装纯不!”
 
  张小田张开五指,扣住孙玲花的咪咪,一边揉,一边冲。
 
  “和尚揉面,和尚撞钟,等会再给你来个好汉推车”“你这畜生,软趴趴的在这干啥呢,给我起来,不知道看家么?”
 
  赵大宝的大嗓门虎吼一声,门外传来大黄狗的一阵狂吠,随后就是啪的一下被踢的声音。
 
  大黄狗梗着喉咙屈服了,屋里的张小田立刻软了下来,愣了一秒钟。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