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 正文

第2章 花婶2

所属目录: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刚吃饱啊,大壮。”

 
  看到院子里的小桌上,还放着一只碗,仅剩了一点汤渣。
 
  李大壮嗯了一声说:“是啊,我自己一个人,不用做什么菜,就下了点面条吃。”
 
  花婶撇了撇嘴娇嗔道:“就你这么壮的个子,吃一碗面条管什么饱啊,有没有下酒菜,陪花婶喝两杯呗,我还想听你聊聊城里人的事情呢。”
 
  平时花婶就爱听李大壮聊大城市的生活。
 
  也不止她自己,许多村里人都喜欢听。
 
  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出过花溪村,连汽车是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生活落后,但是在村里的生活,也是朴实农民喜欢的,够吃够喝就足了。
 
  可是现在呢,国家发展迅速,老一辈人对文化和生活追求,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倒是一些后来的,乃至于现在的年轻人,都觉得在村里那是在消耗生命。
 
  从屋里搬了一张小椅子,又多添了一副碗筷,李大壮拿了一盘生的花生米放在了院子里的桌上。
 
  “花婶,就这些了,要不我去找油过一过再吃。”李大壮有些不好意思了。
 
  花婶已经坐了下来,打开了一壶酒,轻笑道:“别了,你那点油还是省着点吧,来坐。”
 
  李大壮没有拘谨,不就是喝酒嘛,他在城里打工那会,也和女人一起喝过酒,只不过是啤酒。
 
  两个碗里被花婶倒上了白酒,花婶端起来说:“我不知怎么的,今晚特别想喝酒,可能是想你虎弟了。”
 
  李大壮笑了笑说:“我虎弟现在上高中,一个月也回来一次啊,我看你不是想他了,而是想德叔了才对。”
 
  “那个没良心的,我想他做什么,在家还不是跟我一天两小吵,三天一大吵的。”花婶嗔怪的说道。
 
  李大壮知道花婶只是嘴上说说,德叔去城里打工,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对于花婶那可是非常难熬的。
 
  其实称呼她婶子,花婶的实际年龄,也就三十六,只不过按农村习惯,李大壮按辈分称呼,叫德叔为叔,就得跟着称呼花婶。
 
  “花婶,别提那些不开心的事,说实话,德叔是个老好人,在村里可没少照顾我,来,我敬花婶您一杯。”李大壮端起了酒杯,一脸恭敬的说道。
 
  花婶辈分长,自然不用学李大壮站起来,而是理所应当的陪着李大壮喝了一杯。
 
  这白酒烈的很,是德叔在自己家里酿制的,平时村里和德叔要好的,想要上一壶喝,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可是花婶这一下就拿来两壶,让李大壮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
 
  要是单纯喝酒聊天,也就算了,可是花婶是什么人,她刁钻刻薄,也不是一个多大度的女人。
 
  喝完了一杯,花婶那张还算不错的脸蛋上,立刻浮现了红晕。
 
  “大壮啊,我对你怎么样?”花婶伸着脖子问。
 
  李大壮奇怪的说道:“非常好啊,花婶对我像亲儿子似的。”
 
  花婶啐了一口,娇真道:“老娘比你大几岁,我过来找你喝酒,就是想听你给我说实话。”
 
  李大壮狐疑道:“什么实话?”
 
  花婶这时小声的说:“你以前去城里,有没有和城里女人睡过觉。”
 
  这种事,李大壮可没吹嘘过,就是村里那些女人追问,他也只是说自己没碰过。
 
  看着花婶的眼神,李大壮沉默了几秒后,才点头说:“睡过。”
 
  “花钱睡的?还是泡上的?”花婶又问道。
 
  李大壮不善喝白酒,只是一碗,早就让全身都热了起来。
 
  平时他也很胆大,但是在花婶面前,这个一开口能骂一整夜的女人面前,他就不那么敢放肆了。
 
  酒精的作用下,听到花婶聊到睡女人的话题,他不禁来了兴趣。
 
  “当然是花钱睡的,二十块钱一次,在街边发廊就有,年轻的,年纪大点,像花婶这么大的也有,只要化化妆,在穿的暴露一点,那就是美女一个,让人看着就有冲动……”
 
  李大壮侃侃而谈了起来,殊不知他的一句话,让花婶心有感触。
 
  话题越聊越深,越来越露骨。
 
  两壶酒也就有二斤,不知不觉间,被两人喝了个干干净净。
 
  花婶那眼眯得都快闭上了,看那摇晃的肩膀,似乎已经撑不下去了。
 
  李大壮也晕乎乎的,看花婶都变成了两个影子。
 
  这时花婶站起了身,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进了李大壮的房子里。
 
  迷迷糊糊的,李大壮也跟着走了进去。
 
  睡觉的那屋点了蜡烛,这回也该十点钟多了。
 
  花婶往李大壮床上一躺,面红耳赤,眼露桃花的冲着他直媚笑。
 
  她伸出手指勾了勾娇声说:“大壮,过来,和我在聊会天,聊完你在回你家睡觉。”
 
  李大壮是喝了不少,可是他还记得这可是自己的家啊。
 
  见李大壮不肯过来,她不禁娇滴滴的说:“过来,让婶子尝尝你的厉害!”
 
  听到这话,李大壮觉得是不是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听,可是看到花婶那搔首弄姿的样子,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酒精麻醉了大脑,还是精虫控制了大脑。
 
  那一刻,李大壮迈步走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压在了花婶的身上。
 
  只听一声娇吟从花婶的鼻孔里哼出,那么动人,那么令人心弦波动。
 
  花婶今晚好像是故意的,因为平时身上只有一股浓郁女人味的她,这时身上却多了一股花香,参杂着酒香,闻着也挺舒服。
 
  “给花婶一晚上,你德叔在外面能找女人,我就能在这里找你,来吧
 
  ,大壮,让我舒服一晚。”
 
  两人只是仅仅的抱在一起,李大壮酒醒了一半,硬梆梆的顶着花婶的小腹。
 
  他是和女人睡过,但那是花钱在城里睡的。
 
  这身下的女人可是德叔的老婆,万一出了点什么事,自己哪还有脸待在村里。
 
  可是不容他多想,花婶说完,双手紧紧的箍着他的脖子,自己把那张满是酒气的嘴,循着他的脖子耳根胡乱亲了起来。
 
  女人饥渴,可比男人喜欢做那种事。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花婶可就摊着这年龄段中间,想她一个女人家,苦苦旱了两个多月,那地早就想找人耕耕了。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