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 正文

第7章 玉米苞地里的偷欢3

所属目录: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本想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
 
  但是李大壮也想了,这件事要是不好好说通,那以后麻烦事可多了。
 
  要是因为被抓到偷汉子,而害怕被村里人知道,戚桂花在寻死腻活的,真出了什么事,李大壮也觉得不好。
 
  于是他走到了戚桂花的身边,也蹲了下来,轻声说:“桂花嫂子,咱们呢,虽然没说上几句话,但是我一直都叫你一声嫂子,魏大哥摊上这个病,搁谁也受不了,你一个女人家过的很难,我也知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打死也不会说给第二个人知道的。”
 
  其实刘老头就知道,但是以他那个胆量,根本不敢到处宣扬,只会一直憋在心里,到死都不会说出去的。
 
  一听这话,戚桂花抬起了头,泪眼婆娑的望着李大壮,说:“你这话当真?”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她,没了脾气。
 
  要比硬,她一个女人怎么能比得上男人硬。
 
  再说李大壮还是个光棍汉,村里的那些痞流氓,都不敢得罪他。
 
  花达也说过,自己在村里怕得人有两个,一个是他爹花巴山,另一个就是李大壮。
 
  在好多年前的时候,花达还没去外地上学时,因为太嚣张,就被李大壮揍过一顿,那次花巴山非但没找李大壮的事,反而带着花达去李大壮家里道歉。
 
  这事在当时可是村里的一件大事,那时村里人就知道,花家也是有怕头的,那就是李大壮。
 
  拍了拍胸脯,李大壮认认真真的说道:“我堂堂男子汉,怎能有戏言,要不我发誓吧。”
 
  说着,李大壮扬起手指天,刚要发誓,戚桂花的手直接堵在了他的嘴上。
 
  这么一堵,戚桂花脸上一红,又忙收回了手。
 
  不敢与李大壮对视,戚桂花别过脸去,低声说:“大壮,我相信你,不用发誓了。”
 
  李大壮笑了笑,转念一想,戚桂花刚才好像是很不情愿的,这其中肯定有所隐情吧。
 
  虽然是个苦命女人,可是戚桂花在村里,也能算得上村花一列的,屁股大,乳子大,她男人又长期卧床不起,在村里留下的一些男人,哪一个不想打她的主意。
 
  “桂花嫂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李大壮看着戚桂花说。
 
  戚桂花抹了抹眼泪,若有所懂的点了点头说:“问吧。”
 
  李大壮直说道:“你怎么就能跟花达那小子好上呢,他家虽然有点臭钱,在村里也有势力,可是像桂花嫂子你,这么漂亮,有地种着,不缺吃喝的……”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传达到位了。
 
  戚桂花眼里露出了悲戚的神情,显然她跟花达勾搭在一起,绝不是你情我愿的。
 
  “你能保密吗?”戚桂花不放心的说。
 
  李大壮嗯道:“一定保密。”
 
  戚桂花这时讲起了一年前的事情。
 
  原来她和花达在一起,是因为医药费的事情。
 
  戚桂花男人魏光瘫痪了,那时送医还觉得有可能康复,当然那也是小医院的医生说得。
 
  结果送大医院一查,这瘫痪是一辈子的事情了,还有可能恶化,导致死亡。
 
  戚桂花没说放弃治疗,魏光自己强烈要求不看病了。
 
  那会住院就花了他们家的所有积蓄,还四处借了一些,其中就有花巴山家的两万块。
 
  两万块在农村可不是小数目,戚桂花哪偿还的起啊,但是她和花巴山有过商量,每年种地的收成,偿还他一些。
 
  可是花达呢,知道了这件事,就欺骗戚桂花,只要跟他好,这钱就不用还了。
 
  戚桂花是个老实巴交的女人,哪经得起有点文化的花达连哄带骗,半被强迫的就跟花达睡了。
 
  这关系也偷偷的保持了半年,没想到今天这件事会败露。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李大壮只有苦叹,好女人都被狗拱了。
 
  看着戚桂花娇柔的面容,李大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魏光是好几年前瘫痪的。
 
  “魏小凡是魏大哥亲生的吗?”
 
  他的问话,让戚桂花脸上露出了怒容。
 
  戚桂花瞪着李大壮,嘴巴张了张,好像要咒骂他似的。
 
  但是最终,戚桂花没有骂,只是轻声说:“是我和魏光亲生的,我这辈子就两个男人,一个是他,还一个是花达。”
 
  女人曾跟多少个男人睡觉,肯定不会有实话。
 
  李大壮可是保持着怀疑,魏光长得也算中规中矩,可是戚桂花配他,那就是绰绰有余的了。
 
  花达虽然是个无赖,可也算是一个小白脸,只是太坏了,要是这小子品行好点,那在村里勾搭女人,比现在还方便。
 
  到底孩子是谁的,跟李大壮毫无关系,他只是随口问问,因为魏光的儿子魏小凡,一点都不像魏光,村里人有的说,魏小凡和花巴山长得很像,有和花巴山一个年代的人都说,小凡和花巴山小时候一模一样。
 
  说归说,村里人议论这件事的并不多,因为没有人敢去得罪花巴山。
 
  一村之长,那可是权利大大的,在这花溪村,花巴山就是个土皇帝,他儿子花达就是个太子爷。
 
  和戚桂花又说了两句话,李大壮才离开了玉米地,准备回去拿自己的锄头继续刨草。
 
  刚到地头,李大壮就看到刘老头侧卧在地头的沟渠里,那头上还有着一些鲜血。
 
  “刘老头,你这是怎么了?”李大壮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起了他问道。
 
  刘老头喘了口粗气,一脸痛苦的说:“没事,一不小心摔倒了。”
 
  摔倒了?
 
  这地头是有个沟渠,但是一直都是干旱的,一般是用来下雨存水灌浇地的。
 
  />
 
  还是个斜坡,连半米都没到,刘老头是坐在沟渠上面的,就算摔倒,也不至于一下把头也摔破了吧。
 
  这时李大壮看到了上面的锄头,一把是自己的,而另一把是刘老头的,因为他用的是细杆锄头,那木杆子早就断裂开了。
 
  李大壮又不是傻子,他不相信是摔的,再一看锄头断了,立刻愤怒的低吼道:“是谁打你了?”
 
  其实不用刘老头说,李大壮也能猜到,是谁打了他。
 
  刘老头擦了擦头上的血迹,其实砸的也不深,就是裂开了一条小口子,不太严重。
 
  “没谁打我,真的是摔得。”刘老头低着头说。
 
  李大壮冷哼道:“是花达那个王八蛋干的吧,你别骗我,到底是不是。”
 
  刘老头抬起头看着他笑道:“算是吧,他可能也没看见我在上边坐着,急匆匆的撞了我一下。”
 
  敢情刘老头怕他就怕到这个地步,李大壮知道,就算再问,刘老头也还是那句话,就是不承认挨了花达的殴打。
 
  就在他帮着包扎刘老头伤口的时候,戚桂花从她自己家的玉米地里走了出来。
 
  看到路边沟渠里的两人,她楞了一下,但脚步没停,扛着锄头朝村里去了。
 
  “看的过瘾吧。”刘老头一脸坏笑的问道。
 
  时不时还朝已经走远了的戚桂花看上几眼。
 
  李大壮坐在了他身边,抽出了一根烟递了过去,轻笑道:“过瘾个屁,花达那小子不行,就那两下子,估计也满足不了谁,就这样下去,迟早废。”
 
  刘老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只听他附耳对李大壮说:“桂花男人不行,她只有偷汉子了,你小子光棍一个,除了没钱,但你这体格,让戚桂花一夜享受个几次,没问题吧。”
 
  “切,刘老头,你忒俗了,看来你也动心了吧,要不明天她在下地,你就对她说,昨天的事我都看到了,让我也来一炮,我就不出去乱说,看看她能不能跟你睡。”李大壮也来了兴致。
 
  刘老头忙摆手说:“可别开这玩笑了,我这把年纪了,还想多活几年呢,你大娘我都满足不了。”
 
  一听这话,李大壮欣然接受了刘老头的撒谎,其实他能猜得出来。
 
  花达被蛇咬了,一心想去卫生所包扎,一出地头看到了刘老头,他这小子就是个惹事的主,平时看女人就眼神发绿,一看老实巴交的男村民,就想欺负欺负。
 
  估计刘老头挨揍,就是因为他看刘老头不顺眼。
 
  虽然嘴上没说什么,李大壮却在心里,已经和花达结下了这个梁子。
 
  倒不是为了给刘老头报仇,而是为了村里人不要再被这小子祸害。
 
  想到村里那些留守在家里的村妇们,还有未嫁的一些大姑娘,花达这小子完全有能力,去用自己老爹的名义,在村里拈花惹草。
 
  一个戚桂花就这么白白的瞎了,李大壮可不想再有哪个好女人家,遭了花达的道,被他给睡了。
 
  刘老头受伤了,李大壮可不管他同意不同意,拉着他回了村。
 
  为了不让刘老头担心,李大壮跟着他回了家,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说自己和刘老头遇到了g子,一追一堵的就出了事。
 
  刘老头家的那位大娘,也算明白事理的人,没有闹什么,要是搁花婶那样的女人,早就破口大骂了。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