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 正文

第8章 玉米苞地里的偷欢4

所属目录: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李大壮撒谎还算流利,虽然刘老头话说得有些不清不楚,但是他的老伴花大娘也没多问什么。

 
  “大壮,你晚上就别回去了,晚饭搁大爷这吃吧,我还有一坛珍藏的女儿红,咱爷俩晚饭好好喝两杯。”
 
  见李大壮要走,刘老头招呼了一声。
 
  花大娘是没下厨,但是她和刘老头的儿媳妇陈晓月,已经做了几道菜。
 
  李大壮一脸不好意思的说:“算了吧,我还是回去随便做点吃的吧,刘大爷,明天下地,叫我一声。”
 
  他不想留下来,是因为不想看到陈晓月,因为陈晓月发现了他的秘密。
 
  这个夏天,李大壮可一直都是光着身子的,但是村里人哪见过子弹击打过的伤口,而陈晓月却认识。
 
  说完,李大壮转身就要走。
 
  刘老头的媳妇花大娘可不答应了,一把拉住他说:“大壮,你大爷留你吃饭你就留下,我也是明白人,上年种地的时候,你可给我们家出了不少力,虎子不在家,老刘也只能刨刨草什么的,要不是你帮忙,我们家玉米地还种不上呢,你要真想走,那好,以后我见了你也不说话了。”
 
  一听这话,李大壮苦笑道:“那我留下来不就行了嘛。”
 
  走是走不掉了,刘老头就算了,他是一脚踹不出个屁来的主。
 
  但是他老婆花大娘在村里,也算是一个比较出名的角色。
 
  李大壮小时候,就知道刘老头的媳妇花朵,在当时那个年代可是最出名的村花了。
 
  即便现在已经有近六十了,要不是脸上有些皱纹,在有些驼背,往回十几年,花朵这女人放在村里,也能数一数二了。
 
  四菜一汤,陈晓月做的菜,飘出了香味。
 
  一坛陈酿的女儿红放在了桌上,陈晓月忙给自己的公公倒上了一碗,接着又给李大壮倒了一碗。
 
  两个女人只是吃了点,不喝酒,花大娘吃饱了,可能因为年纪大了,直接一句话没说就回了屋。
 
  刘老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媳,又给李大壮倒了一碗酒,笑着说:“大壮,咱爷俩也是第二次喝酒吧,这次喝的高兴,你陪大爷我多喝点。”
 
  李大壮是白酒啤酒都擅长,在城里打工的时候,他是啤酒天天喝,白酒虽然沾点,但从不喝多。
 
  就是前天和花婶一起喝,他喝了一壶,也就是一斤白酒,也清醒着呢。
 
  这女儿红不是刘老头自酿的,所以不够烈。
 
  一老一少就这么边喝边聊了起来,刘老头讲起了村里以前的趣事,而李大壮则讲起了自己在城里打工的事情。
 
  这一喝,就到了大半夜。
 
  虽然天还不是很凉,但是刘老头的年纪在这摆着。
 
  一碗两碗的,李大壮是越喝身子越热,刘老头却不同了,他喝了几碗,就撑不下去了。
 
  一坛酒两人喝了个见底,见刘老头都快趴桌子上了,李大壮才算喝了个过瘾。
 
  “大爷,咱们改天再喝,我这就回去休息了。”
 
  李大壮没喝多,还想着花婶说的话,晚上她肯定要去自己家的。
 
  可能现在就在家里等着呢。
 
  见他要走了,刘老头起身说道:“我就不送你了,让晓月送你回家吧。”
 
  李大壮摇头说:“不用了,两步路,我自己晃着晃着就到家了。”
 
  他哪能让陈晓月送自己回家,即便不是怕说闲话,但是陈晓月可是刘老头家的儿媳妇,这要是被人看到,闲言碎语的又要出来了。
 
  刘老头显然喝多了,坚持让陈晓月送。
 
  李大壮推辞不得,也就答应了。
 
  等陈晓月收拾了一下院子里小桌上的餐具,刘老头也进了屋。
 
  李大壮这才离开了刘家,准备往自己家去。
 
  “晓月妹子,你就不用送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看到陈晓月跟着自己走了出来,李大壮忙说了句。
 
  陈晓月娇声说:“我公公和婆婆都说了,让我送你回去,没事的,我送到你家门口,就会回来的。”
 
  李大壮本想拒绝,他觉得这个时间,花婶肯定在自己家里床上躺着了。
 
  但是陈晓月这么说了,自己要是再拒绝,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没说什么,李大壮在前,陈晓月跟在了后面,一前一后的向着村南头走了过去。
 
  因为到了近乎半夜,村里的人基本上都休息了,陈晓月不胆小,但是这巷子里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也有点害怕。
 
  “大壮哥,你走慢点。”陈晓月低声说了句。
 
  李大壮走的并不快,他还清醒得很,不就是半斤酒嘛,还不能把他灌醉。
 
  听到陈晓月的话,李大壮停了下来,回头说:“够了,你回去吧,要不然你送我到家,我再送你回来,那多没意思。”
 
  李大壮的家住在村最南头,在村边了,那边只有李大壮自己。
 
  陈晓月摇了摇头说:“我公公说了,一定把你送到家才行。”
 
  在黑暗里,李大壮看向了陈晓月,不禁吐了口酒气,这女人也太傻了吧,她就一点不害怕啊。
 
  心里想着,李大壮却没有拒绝陈晓月送自己回家的好意,虽然让一个女人家送自己回家,是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两人一路没再说话,李大壮到了自家门前,回头看了眼月光下的陈晓月,低声说:“这你可以回去了吧。”
 
  陈晓月没有转脸就走,而是站在原地,轻声问道:“我公公被谁打了?”
 
  她这么一问,李大壮直接说道:“你公公自己在地头摔了一下,谁敢打他啊。”
 
  “我不信,那头上的伤疤一看
 
  就是被人打的,一点不像自己摔得。”陈晓月坚定的说道。
 
  这判断的可太准了,其实李大壮也知道,陈晓月既然是学护士出身,连自己背上的子弹伤痕都认识,那认出刘老头被打的伤痕,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李大壮轻笑道:“那你回去问你公公吧,我可不知道。”
 
  嘴上说着,李大壮推开了自己家的门。
 
  他平时可没有锁门的习惯,所以大门一直都是一推就开的。
 
  当他推门进了院子里时,刚转身要关上门时,陈晓月已经跟着到了大门外,一双手推着门,阻止了他关门。
 
  “他不会说得,大壮哥,你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