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 正文

第9章 倔强的陈晓月

所属目录: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李大壮可是答应过戚桂花,她和花达的事情绝不会让别人知道。

 
  刘老头不敢说,李大壮也要守口如瓶才行。
 
  “我从地里一出来,他就坐在地头了,我问他,他也说是摔得,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啊。”李大壮苦笑道。
 
  其实明眼人一看,刘老头那头上就不是摔出来的伤。
 
  但是不细看,也没几个能看出是被打伤的。
 
  陈晓月直视着李大壮说:“你一定知道,还和我公公合起伙来撒谎。”
 
  李大壮点着头说:“随你怎么说吧,这么晚了,我就不送妹子你回去了,早睡觉,明天一大早还得下地锄草呢。”
 
  催陈晓月走,李大壮是怕花婶这个女人在自己家,要是被陈晓月撞到,那事情可大了。
 
  他执意要关门,陈晓月脾气也够倔的,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使劲推开门,愣是挤进来了。
 
  见她进院子往院子里的小凳子上一坐,敢情她晚上是不想回去了还是怎么着的。
 
  人家陈晓月可是小媳妇,这大半夜的赖在这不走,那哪成,要是刘老头和他老伴,老不见陈晓月回去,再过来寻找,那可说不清道不白的了。
 
  “你怎么回事?我一个光棍汉子,你赖在我院子里干什么。”李大壮冷冷的说了句。
 
  他和陈晓月可没说过几句话,只是常在村里照面,见面也就点点头笑一笑,算是打招呼了。
 
  陈晓月昂着头说:“你今天把打我公公的人供出来,我就走,要是不说,我今晚就不走了。”
 
  见过耍赖的,没见过这么不要点皮面的。
 
  李大壮笑了笑说:“那好啊,反正我大门不锁,我去睡觉,你就在这坐着吧,要是你公公婆婆过来寻你,我就说你赖着不走,我是男的,可不怕人说三道四的。”
 
  嘴上说着,李大壮头也不回的进了堂屋。
 
  刚推开堂屋的门,李大壮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往里屋去。
 
  果然啊,花婶还真的在这。
 
  她没出声,显然是听到了自己和陈晓月的对话,不然以她的那点脾气,听到自己回来,早就冲出来迎接了。
 
  “哼,你要是不说,回去我就告诉我公公和婆婆,说你对我耍流氓欺负我。”陈晓月站起了身,伶牙俐齿的说道。
 
  李大壮暗骂了一句,这刘老头的儿媳妇,可不是善茬啊。
 
  就算没对她做什么,她要是回去那么一说,刘老头不信就算了,可是他老伴那边可不好说。
 
  想到这,李大壮深吸了口气,自己要是说了,陈晓月包准要去找花达的麻烦,就凭她,找花达报复,那铁定是吃亏的料啊。
 
  保不准还要被花达给欺负了,李大壮想了想,还是得心平气和的跟她说说。
 
  一转身,李大壮朝着陈晓月走了过去。
 
  洁白的月光下,陈晓月那张尖尖的小脸蛋上,带着倔强和生气。
 
  那嘟着的小嘴别提多诱人了,一双明亮的眸子,直击了李大壮的心。
 
  花溪村没有几个省油的女人,这陈晓月的嘴上功夫也不差啊。
 
  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陈晓月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生怕李大壮真的会欺负她似的。
 
  “晓月妹子,我和你公公那关系好得很,要是见他被人打了,我又怎么能干瞪眼的见着不救,他这把年纪了,谁又敢动手打他啊,打出事了,不要担风险的嘛,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理。”李大壮语气缓和了下来。
 
  陈晓月娇声说:“我公公那头上一看就是棍伤。”
 
  李大壮脱口而出道:“他要下地的时候,不小心自己踩了锄头摔倒的,可能正好摔在锄把上了嘛。”
 
  “那……”
 
  “别这那了,你这妹子咋这么倔呢,回去睡觉吧。”李大壮不等她说完,就推了她一下。
 
  闹了半天,陈晓月也觉得事情差不多是这样的,虽然怀疑,可是李大壮和自己的公公都对好了口供,就算再问,两个人说的还是差不多。
 
  到了大门外,陈晓月停了下来。
 
  李大壮吸了口气,一脸猥琐的笑道:“晓月妹子,你不是打算在我这住下吧,想住也行,我家里就一张床,你公公婆婆这会也睡下了,要不,你睡到凌晨再回去。”
 
  他这么一调戏,陈晓月白了他一眼,娇嗔道:“臭流氓。”
 
  看着她快步走了,李大壮继续说道:“我不是流氓啊,晓月妹子,我一光棍汉,你发发善心,留下来吧。”
 
  “留什么留下,她留下,我怎么办。”
 
  花婶突然出现在了李大壮的身后,冒出了这么一句。
 
  李大壮紧张的关上了门,拉着她边往屋里走,边轻笑道:“我不是吓吓她嘛,这小媳妇也真是的,没事找事。”
 
  进了屋,花婶疑惑道:“她公公挨打了?”
 
  李大壮刚点头,又摇了摇头。
 
  到了睡觉的屋里,花婶看着坐在床边的李大壮皱着眉,不禁娇声说:“大壮,我都是你的女人了,你有啥话,还瞒着我啊。”
 
  “不是瞒着你,只不过这件事比较特殊。”李大壮低声说。
 
  花婶挨着他坐了下来,问道:“什么事啊?”
 
  李大壮本不想说的,可是他这个人,就是有个不好的毛病,那就是肚子里不能憋着秘密。
 
  他就是一个直肠子的人,有啥说啥,想啥也说啥。
 
  一想保证戚桂花的时候,自己也没发毒誓,于是李大壮把自己和刘老头在地里发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听完他的话,花婶也没取笑戚桂花不守妇道,她自己不也是这样了,其实村里的女人,要是家里男人不在家,又身体不太行的,哪个女人不想找相好的。
 
  “花达那小子
 
  也太不地道了,打人家刘老头干啥啊,都一把年纪了,要是把人打死了,他不也得吃官司。”花婶摇了摇头说道。
 
  李大壮躺了下来,唏嘘不已的说:“做够自死,像花达这样的败类,迟早得把自己玩死。”
 
  花婶没说什么,其实村里人谁见了花达不恨,这小子在村里,那是十恶不赦,仗着他老爹花巴山的权势,欺压村里人。
 
  躺在了李大壮的身边,花婶的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轻轻的抚着,边说道:“那小子继承了花巴山的基因,花巴山当年就是村里有名的风流鬼,和他一个年代的女人,没几个不被他上过了。”
 
  李大壮惊讶道:“这么厉害啊,那你呢,跟他也有过吧。”
 
  花婶嘴一撅,娇嗔道:“我才看不上他那样的,要模样没模样,要体力没体力的,就是有两个臭钱,能多弄点福利,我不稀罕。”
 
  “那你稀罕什么,你在我这可捞不到什么好处啊。”李大壮不怕花婶生气,反正这样的话题,也是两人之间闲聊。
 
  花婶扬起身,一只手突然向下握住了李大壮裤裆里的棍子,娇媚的笑道:“我就稀罕这个,只要你能满足我,比什么都好。”
 
  她昨晚就来了,今晚再来,李大壮还以为她开玩笑呢。
 
  看她这动静,自己这体格,恐怕维持个八月,也要成人干了。
 
  “这么快就硬了,是不是白天看戚桂花被花达欺负,看的过瘾喽。”
 
  李大壮喘了口粗气,经花婶这么一提,他脑子里又出现了戚桂花那洁白的身子,只是被花达欺负,让他很不爽。
 
  “是过瘾了,那我就把你当戚桂花一晚上,好好折腾折腾。”
 
  “哎呦,那也是你想的,等你有能耐,就真把她给办了,才是真的。”
 
  这一晚,李大壮可勇猛了。
 
  花婶可遭殃了,她心想着晚上也就跟李大壮来个一次两次的,就是能跟着他睡觉,单纯的啥都不干,那心里也美滋滋的。
 
  到了天亮,花婶都觉得那腿间火辣辣的生疼,一醒来,想找冤家李大壮算账呢,他早就下地干活去了。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