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佩文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 猎天争锋睡秋 全文阅读-长佩文学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 正文

第14章 偷欢的愉悦

所属目录: 乡村艳情花溪村的留守女人们

长佩文学小说推荐:留守村长的艳福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的禽兽生涯 诱惑人的好嫂子

   兴奋与害怕,充斥着陈晓月的内心。

 
  她害怕被人知道自己和李大壮龌龊的事情,而兴奋,是因为李大壮夸赞自己的乳子漂亮。
 
  就算是自己的男人,也从没这么夸过自己的身材,他在家的时候,每次想要就是上去一阵捣鼓,没有一点温柔的安抚。
 
  寂寞是让女人最可怕的一件事,陈晓月寂寞独守空房了许久。
 
  她都快忘记,自己是已经结过婚的女人了。
 
  “让我吃两口吧。”李大壮笑了笑说。
 
  陈晓月娇嗔道:“不行,那可不是用来吃的。”
 
  嘴上说着,可是陈晓月却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因为这个时候,她已经坦然面对了。
 
  或许李大壮在进一步的要求,她都会答应,即使他把自己当成了花婶。
 
  她言语上的抗拒是没有力度的,李大壮哪会受挫。
 
  一手握住了那圆润的乳子,李大壮张开嘴,一下含住了那雪白,立刻吸允了起来。
 
  年轻女人的乳子,和花婶那上了年纪的女人,就是不能相提并论。
 
  花婶的乳子有点老女人特有的味道,吃起来也不太爽口。
 
  可是陈晓月这年轻女人的乳子就不同了,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
 
  而且那乳尖的小樱桃,还没有完全成熟。
 
  只有生过孩子的女人,那乳尖才会像小葡萄那样大,吸起来都不带劲。
 
  陈晓月哪受过这样的刺激,顿时被刺激的娇吟了起来。
 
  就算是刘虎,也仅仅是用手摸一摸她的乳子,根本不会用嘴去吃。
 
  虽然是个光棍汉,李大壮也是一个御女好手。
 
  在城里打工三年,他玩过的女人也不再少数,于是这手段,自然不会粗鲁。
 
  像待哺的婴儿一样,吸允着那香喷喷乳尖的同时,他的一只手也继续进攻着陈晓月的下盘。
 
  那薄薄的布料早已湿透了一片,陈晓月矜持了许久,似乎那欲望一下得到了出口,爆发了出来。
 
  她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李大壮的脖子,恨不得将他闷死在自己的胸上。
 
  许久之后,李大壮抬起了头,一双手解开了陈晓月的裤腰带。
 
  当他试着要向下拉的时候,陈晓月猛然惊醒,双手死死的拉住了裤子。
 
  “不要,你答应我了,到此为止吧,我……我是陈晓月,不是花婶。”
 
  她不能在这样错下去了。
 
  李大壮显然还没醒酒,眯眼轻笑道:“还在装,我都这样了,你再不让我释放一下,可不是要憋死我。”
 
  嘴上说着,李大壮跪在了床上,一下把自己裤子退到了膝盖上。
 
  陈晓月可清醒着,看到他退了裤子,陈晓月没有闭上眼睛,而是满脸膛目结舌的盯着了他的腿间。
 
  那是一根很大很长很粗且黑黝黝,略显狰狞霸气的长枪。
 
  表露青筋的有些让人害怕,可是就是这杆长枪,却让陈晓月心砰砰加速跳动了起来。
 
  她都结过婚了,自然是见过男人的家伙什。
 
  可是自家男人刘虎的家伙,在李大壮这里一比,夸张点说,那就是筷子跟香肠的对比了。
 
  他怎么能有这么庞大的家伙,这要是被他钻进来,还不被撑裂了。
 
  陈晓月欲哭无泪,她现在知道为什么,村里的女人大多都守不住寂寞了。
 
  她才忍了数月的寂寞,都成这样了,像花婶那样男人不在家,就算在家,也不顶用的,哪能获得到快乐和满足。
 
  紧咬了咬嘴唇,陈晓月纠结的心,把她推到了一个抉择的路口。
 
  是拼命抗拒,还是继续错下去。
 
  就在她思索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李大壮已经弯下身,使劲把她裤子拉了下来。
 
  这动作迅速的简直就不像是一个喝多了人能做的出来的。
 
  可是已经满脑子混乱的陈晓月,却完全不知所措了。
 
  雪白的两条大腿,粉色的小内内包裹着她最神秘的部位。
 
  李大壮带着欣赏的眼神,笑了笑说:“花婶,这内裤新买的嘛,你的品味上升了啊。”
 
  听到他这么说,陈晓月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有些哭笑不得。
 
  她身上的内裤,是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在农村里的女人,哪有多少穿蕾丝花边内裤的,大多都是花裤衩子,要不然就是高腰内裤。
 
  “就一次,就这一次,刘虎对不起了,我实在受不了独守空房的寂寞,你原谅我吧。”
 
  陈晓月没有在答话,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捂着眼睛,尽量让自己不去看,或许这样自己的罪恶之心,才会减轻一些。
 
  她也在心里对刘虎表达着歉意,因为她决定了,与其这么守着活寡,还不如好好的放肆去偷汉子一回。
 
  阵阵清凉从下面传来,陈晓月没去看都知道,自己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了床上。
 
  看着她用双手捂着眼睛,眯着眼的李大壮,嘴角扬起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他跪在了陈晓月的腿间,双手环着她的小腿,向上提了提,接着没有一刻停留,将自己的长枪对准了那粉嫩的入口,屁股一挺,扑哧一声扎了进去。
 
  陈晓月张大了嘴,一只手却赶紧捂住了嘴,可是依然发出了一声闷哼。
 
  她的眉头紧蹩,那表情很是复杂,或许有满足,也有吃不消的痛吧。
 
  &n
 
  bsp; 紧凑的包围感,让李大壮暗爽,这年轻一点的女人,跟花婶那样已上了年纪的相比,哪点都好。
 
  唯有一点不好的,那就是这陈晓月太不懂得配合了。
 
  她依旧闭着眼睛,李大壮起初慢慢的来回深扎,但是片刻后,他就开始了加速。
 
  李大壮就不信了,陈晓月能一直这么捂着嘴,连一点声音都不发出。
 
  于是他发力,并且狂野的前后耸动,一次次的将自己那骇人的长枪,深深的送入在退出,再送入。
 
  如此循环下去,那长枪摩擦着陈晓月粉缝的内壁,给她带来了极致的快感。
 
  此时的陈晓月已经眩晕了,她知道自己堕落了,这一次背叛,或许会让自己痛苦一辈子。
 
  可是现在,她更希望享受,于是她的手松开了自己的嘴,毫无顾忌并且很放荡的申吟了起来。
 
  而且随着李大壮的大力耸动,她也开始主动,挺着腰向上想去迎接,却又被李大壮下落的冲劲,拍回到了床上。
 
  一场汗彻淋漓的激情欢爱,点燃了两个心中的熊熊欲火。
 
  陈晓月犹如八爪鱼一样的缠绕着李大壮的身体,享受着那偷欢的愉悦。
 
  “妹子,你那里比起花婶的要紧凑多了。”
 
  就在激情到了顶点时,李大壮在陈晓月的耳边说了这一句。
 
  浑身一颤,陈晓月满脸惊讶,紧接着被一股股滚烫的精华刺激的,全身颤抖不停,也随着李大壮的喷出,来到了巅峰。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